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一种区别的感动(深处自然的感动/自创)  

2013-10-20 14:08:53|  分类: 个人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种区别的感动

——农村和城市与自然之关系的思索

 

作者:劲牛 

 一种区别的感动(深处自然的感动/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今晨,我起的并不早(第二觉):只是为了等待阳光充分郎照,以提供足够的氧气供应我们享用。其实,我起的够早的(第一觉),与“梦里的人”小叙了一会,便阅读康德的《单纯理性限度内的宗教》第二章之“论恶的原则在对人类的统治权上的律法要求和两种原则彼此之间的斗争”。光看这个名字你就会大吃一惊,惊吓之余可能还会被它深深迷住(就像一位令人尊敬、极其迷惑人的贵妇一样,越是神秘,你——作为一个理性的男人似乎要坚决地占有她!)。然而,如果你没有经过刻苦的哲学语言的磨练,这种苦涩难耐、生硬昭彰的表述或阐述方式实在让人接受不了,就像啃硬骨头一样,实在啃不下那上边零星残肉时,一般人会自动放弃。我最终也是选择放弃,但只是短暂的。我明显的感觉到一种彻底地离弃:从康德的语言中感觉出他的孤独、自闭和分裂,其实就是一种对自身作为自然整体性的肢解——必将痛苦不堪。

正如康德的语言象征着一种沉闷、死亡和解体,我们对世界整体的抑或部分的理解都截然不同于生活的现实、鲜活和完整,理解只要是依赖语言,那必然有其不圆满性:而这是为真正的生活或真实的自然所抵制的和不齿的。语言的现实毕竟不是生活、实践,或完整的在现实中存在的自然。

所以,我想投进自然或现实的怀抱(虽然现实作为整体性、完满性、现实性的存在很不圆满,甚至让人无法进入,这些可能也算是对语言创造的“现实”的一种自觉抵制和逃避,即回归自然和真实),以在记忆中重新回味那种历史的真实。以便在目前的此在中感受那种成熟后的对逝去时光的感恋和对此在的存在的哲学把握。但哲学思考不是最终目的,毋宁说是为了一种切实的心的理念的回归!我们应当牢记:一切想象都不真实,只有真实的在现实中和完美的自然中(一定要记住,这里的自然绝对不是语言上的,而是活生生的那个实在自然)的体验着的反思性的回归和进入或融合才是真实的。这个真实其实你根本无法体验到,只能通过心灵的感悟和与神秘性象征的结合才能直观到。

我走出家门,迎着鲁南地区特有的初秋的温存而又略带凉意的暖风,向着自然的深处跃动。小跑在杨林中凋落的层层厚积的叶子上,感受着与自然最贴近的呼吸。你会为着生生不息的、完整有序的、灵动不羁的自然母亲的真实美丽投去深情目光。这种感受是那些终年劳作在此地的劳动者所不能体会到的,也是那些没有长期在外漂泊着的人所不能感受到的,更不为那些长期居住于城市中的养尊处优的人们所体会到。但更重要的体会还是一种理性的成熟,和一种对人生的透彻的理解。这种感觉是通过一种密切的关怀、回归的渴望、丰富的痛苦的经历和深深的爱来实现的和找到的。

我一直在说(或认为):用“爱”感受一切存在和在者,将意味着一种真正的成熟。而且爱着的一切存在都要遵从基本的自然(法则)和德性的律令。在这样一种场景生活的人将收获甜蜜和丰富的快乐。因此,一定意义上说,作为自由存在的人,只有爱能够消除一切痛苦、无助、孤单、罪孽和对世事无常的无奈,通过爱,获得圆满。这正是城市生活的人的缺陷。

我跑步向着山顶,不时观揽着中秋的原野。野草丛生,正在衰落,树叶垂青,枯叶飘飞。山丘上到处是荒冢孤坟。还有一个可能是刚离世的人的土丘,坟前散落着吹散的花圈。二十多年了,村庄变化不大,只是多出了孤零零的坟茔。这里深埋着那些年轻或年老的生命,他们或罹患顽疾,不治身亡;或经历世事多舛,如遭车祸,如从高楼的脚手架掉落,还有更让人感觉痛心的是,酗酒如命,终致机体功能紊乱,器官毁坏,等等,无法尽述。这些爬满了荆棘的土包终是证明了世事无常和生命的脆弱不堪。

尤其当你穿梭于“阴阳两界”一体化的存在时,你绝对不会为生死之分隔带来的恐惧和痛苦而惆怅百结。生者居于逝去的生灵与自然的亲密融合之中,完全是一体化的来自于自然,而又归于自然本体,并不会产生无来由的悲痛。这是与城市之繁华现实生活之于死亡的殡葬馆和亡者陵园之区分所不同的。现代生活恰恰因为把死亡和现实人为隔离开了,才使得人类对死亡处处诫慎恐惧,事实上,死亡是如出生一样颇为自然的事情,完全不必诚惶诚恐。一般人对死亡的惧怕,只是因为他(她)贪恋尘世,不想选择放弃。其实,就是一种可笑的执着或固执。来到(前现代)自然乡村,你的这些顾虑完全可以打消了!普通民居与集体坟堆杂乱而居,鸡犬之声,鸟雀之声相闻,互不干涉,和谐相处,也未见鬼魂相扰,倒是人们把柴火乱堆乱放,占满了灵界土地。

在跑向高处时,一阵风吹醒了我沉睡的梦。细细思量,两厢对照,不难发现乡村与城市的重大区别。而这个区别竟然也会让你怦然心动。这对于精于或者说过惯了繁闹、热烈、躁动、困倦的城市生活的人,乡村简直就是另一种感动:自然的纯朴、静谧、和谐、亲切的感动。这一切会安恬你的疲惫、激活你的沉闷、归还你的原属、释放你久积的压力、安顿你分裂、封闭、虚伪、自性的心。城市从高处赋予你自豪、自恋和尊贵,可是,那是不真实的:因为那些除了建立在荒唐的价值之上,建立在可怜的自私之上,精于算计的诡计之上,人性——自然、淳朴的品质都被文明的进步所欺骗。城市人,那些惯于装饰自己头脸的人,除了炫耀自己的金钱、财产和奢侈的物质,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显摆。一切都显得俗不可耐,卑鄙无耻,荒淫迷乱。

回到(准确的说是一种谦虚的回归!)乡下,尤其回到前现代、乡土的、非工业化的质朴的田间地头、原始村落,你以久违的心境感受到了一种真实。

城市与乡村的本质区别,只有当你作为一个久居幻城、离乡背井的归客,而且又是满腹经纶、熟谙学理的人时,回到家乡,才能精深体验到!如果只是拥有前面的经历,而且又是一个迷恋着(深陷于城市的幻境不想有须臾抵拒和逃避)那种奢靡生活的人(其实,我又何尝不是那样的贪恋者?),绝对不会感念这种逼真的纯粹和原始状态。这样的人只是为了不得不“尽孝”才拿出“宝贵”——对他们自己而言——的时间进入迟缓的变化:他们自己的家乡,面对“落后”、原始、自然的一体化,他们除了表现出不屑、恶语、慨叹,似乎没有多少誉美之词。他们从踏上通向故乡的小路,就盘算着可能的变化,或者说可喜的改变。随着距离的逼近,离桑梓越近,越是心乱如麻,这便是“近乡情怯”的感受吧!但是,令他吃惊的是:除了多了几处住宅,道路有了整修,随处可见挂满沧桑、疲惫、衰老的面孔,还有那些记忆中老旧的房宅都已经破败坍塌,还有满山遍野的荒草,就没有什么了。他该感到多么凄凉和失落。他感念城市的繁华和乡村的凋蔽、惨败,不由得唏嘘哀叹。为此,这些人唯恐不能“屁股未热”就迅速离开。但是,实际上,他们不懂这些究竟为什么,只是表现出一种未加思索的规避和躲闪,殊不知这便是一种典型的“城市迷恋症”,或者说,是现代进步观造成的一种“颓废症”的象征。

关于现代社会的病症,德国神学哲学家莫尔特曼在他的《俗世中的上帝》一书中多次谈到。读来让人拍案,又叫人悲伤。他说:“……人类以往的文化依赖大地的自然体系并与其保持一致,现代世界乃是脱离了这种文化而产生的。农业世界因着工业世界的出现而破产,农村因着城市的出现而宣告瓦解。随着工业化及都市化的发展,一种只以人类的愿望和准则而建构的文化产生了,它只能实现人类自定的价值。……”(P78)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