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人类文明进化 de 悖谬(暂定题目/自创)  

2013-06-01 08:30:00|  分类: 哲学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文明进化的一个不可免的错谬(暂定题目/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人类经常犯这样一个错误:
       在思想上,从来都是,把植根于其中的大量的鲜活的,酝酿、浓缩出“智慧“文字的生活元素、实践要素,也即实在的客观要素,一旦提炼出廉价的概念,并进一步利用这些可怜的语词概念去构想、推理或概括人与人、人与自然之关系时,就残酷地把那些丰富而真切,并一向以客观存在的一切基础抛弃掉,使语言概念脱离了此情此境的当下性,而转变为一个自圆其说的论说体系(这个体系只是语言的堆积和所谓的逻辑构成)。这是造成语言在缔造这个庞大的“思想世界”时人类常采取的伎俩。这种办法造成了人类的孤立性、虚无性,以及与自然、自我及与他人的分裂性——这就正如人即是自然一样,人不是与自然对立的,而根本就是一体的,人就是自然,自然存在的一切皆为自然——这样最终构成了以自我为中心(个体的自我中心和人类的自我中心)的联想机制,最终造成人的痛苦和内在的大量消耗!无论学术、艺术、宗教如何发展和向世界对象化运动,即意识向现实转化,我们只看到现实的各种要素的涌动和生生不息!因为除此,我们不会看到任何的能够脱离现实的个体而存在!而思想的历史沉渣,即无穷尽的书籍只是被大量地束之高阁!毋宁说:人的互动性,包括人与人,人与世界(世界本身是生生不息地涌动出生命力和意志力的,实际上世界只是沉默,保持着最忠厚的伦理,他一往无前地发展着、变化着,一时一刻都不停息)的互动构成了这个蓬勃生机昂然的大全世界的关键基础。人原本不是孤立自存的,他依赖着,并始终依赖着客观现实的一切,这个客观现实可以说是大全世界的一切。人类文明进化的一个不可免的错谬(暂定题目/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当语言概念产生时,人们就立即宣布:人将可能逐步与世界即自然的一切脱离干系——建筑起自己的世界(只是一个小世界,是大全世界的一个微小部分)。象形文字的出现正说明了人类智慧萌芽时的“虚构性、片段性、概括性和模糊性”,但是,象形文字的字体结构依然是这个世界的“象征”而已,并未脱离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他的一笔一划都印证着世界的某些片段特征(“特征”这个概念也只是为了表明人类对自然世界这个整全的一个缩减,对自然显现的一种浓缩,本质上是一种片面的取证,这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因为不如此,原始人类无法团结,更紧密的团结,以至于制造出更精密的工具)。但是,语言概念越是发展,随着人类逐渐与自然世界拉大距离,随着工具发展进化,人类便独立地居于自然世界的另一个偏僻角落,这个角落里凝聚着各色人等,人家依靠团结和智慧的共创来达到共存共荣的目的,此时,自然世界便在人类的语言之中了,但永远只是片面的保留着个别化的自然特性取舍。语言概念脱离了此时此地的境地,独立地在人类的社会环境中生存,成为人类走向虚无的一个关键要素。这一切,证明,脱离了生活的世界、实践的世界以及源源不断地发展进化的自然客观世界的一切的人类,必将越来越走向虚无、孤立、冷寂和错谬。
       几乎一切哲学都是如此在错误中前进的,尤其到了后来黑格尔的精神哲学,干脆就把人类自己完全孤立了,杜撰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精神体系。所以,尼采在他的哲学中这样告诫我们:“缺乏历史感是所有哲学家的通病。”而“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许多哲学家,甚至把对人的最新阐述当成是他不得不以之为出发点的固定形式,其实这种阐述产生于某些宗教甚至某些政治事件的影响。”,而且,“他们不懂得人在变化着,人的认识能力也在变化着。”同时,也不懂得万物在变化着,并没有一成不变的固定的发展样式。所有的哲学家的这个通病,“就是以现在所是的人为起点,并且认为可以通过对这种人的分析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不自觉地把“人”看作永恒的实体,看作某种不断的变化 中保持不变的东西,看作事物的真正尺度。”尼采还说:“一切都在变化着:不存在永恒的事实原文是加着重号的)就像不存在绝对的真理一样。因此,从现在开始,需要历史的哲学思考和思考中的谦虚美德。
       人类文明进化的一个不可免的错谬(暂定题目/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应该说,尼采真正看到了人类智慧的毛病,而这个毛病就是:把人类在活动中总结得出的一些片面认识(对特征的把握)当作永恒的理论,以此来进一步扩大对世界、乃至宇宙的认识。而任何人都不明白,其实语言概念就是一个这样的毛病的体现。语言概念的稳固性恰恰不利于我们把捉灵活变动的现实。我们只是用刻板的语词去把握时刻在跳跃的事物。最终我们以为理解了现实,实际上我们陷入了孤立和自作聪明!
       当语言成为独立的体系来支配人的认知时,我们便与之割舍不掉关系了。就像人类习惯了使用工具来对付这个世界和对付人类社会内部的一切事务一样,语言体系的权力成为一种影响人类思考、生活、活动的重要工具。如果想把这种权力加以限制,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归自然,就是回归语言的本色。人类越是不利用语言进行诡辩和思考,越可能找到对世界一切的直觉感知。这种直觉感知作为形象化的一种手段,对于人们深化对自身作为自然统一体上,正常确认自己的位置上有重大作用。当然,语言作为文明的外衣,相剥去这层外衣实属不易。因此,我们也便永远处于痛苦和矛盾之中。
       

    ①②③④⑤ 均出自尼采《上帝死了》第3页,上海三联书店出版,2007年6月第2次印刷。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