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同一个世界 不同的理解(自创)  

2013-05-16 11:09:38|  分类: 哲学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一个世界 不同的理解(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对于这样一个命题:世界是同一的吗?我们的理解也是同一的吗?(请注意:这里是指“同一”,而不是“统一”。)如果用科学哲学的方法来解释,世界就是一个原子世界,或者原子是世界的本源,如果用某哲学家的理解来说:世界就是一个意志的世界,如果用分析哲学的角度来看,世界就是一个词语的概念,还有一种二分法,干脆就把世界划分为二元的:客观的和唯心的,等等吧。我们人类一直受到那个二元概念的理解的束缚,以至于西方以及近代以来非西方的世界都受其影响至深。在我看来,概念造成了理解的壁垒,而概念又来自于不同的文化背景,或者说不同的生活样式,因此,概念在其产生之初即有着可怕的相对性和模糊性,以至于造成后来对世界的一切理解的舛误。如果说,思维是概念的运作的话,那么思维显然也是自然的、文化的和历史的。今天,我们的思维丝毫不比原始社会的理解更过于高明,在语义的模糊性和发展性上,我们无法超越。但是,也恰恰因为概念的这种不可避免的存在的缺陷以及它自身产生的土壤的约束之根性,所以,导致了人与世界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这种矛盾即是语词与世界的矛盾,是人与世界之间的矛盾,也是文化与世界之矛盾。
       本身来看,世界即是个整全的概念,它包罗万象地拥有一切,当然,自然地涵括自然的世界和非自然的世界。那个非自然的世界便是人类的杰作,也是人类相区别于自然的世界的重要一部分。这一部分一直以来是人类自发地产生倍感自豪之心理的重要支撑。没有这一部分,这一璀璨和光明的片段,人类也就无异于生活于地球上的其他动物物种了。也恰恰是因为有了这一“辉煌”的历史篇章,人类虽然曲折、婉转地追求着“进步”、“文明”和“奇迹”,人类便逐步把自我脱离了那个原始的更为丰富的整全的世界。文化作为人类的创造,在这个整全世界(一般来讲,更原始地看,整全世界或大全世界自然性更突出)中只是充当了一部分角色,作为一种”必然“的存在的一部分。但是,这部分创造充满了极度的危险性和可商榷的价值。世界的发展好像在证明:文化的存在”不是非此不可!人类只是一个微小的物种存在而已。他自身充满了丰富的自由张力,他富有激情,但是,也是极其矛盾的、乖张的、卑贱的。许多文学家、哲学家,都高扬人和倡导人们追求自由的“自然权利“,但是,从人类历史长程来看,作为单个的人,我们却时时感觉”压迫“,而少有自由可言。
       对于世界的理解的不同,体现出我们自由的世界观(这种自由是深受地域、气候、人种等影响,因此,人绝非完全自由),衍射出不同的生活世界差异。实际上,我们所理解的世界,它只是一种语言上的存在。作为人类的独创,语言概念的人为性和概念性(或笼统性)决定了世界本身就是建立在片段式的理解之上的。虽然我们不能看过所有的花草,所有的人种,所有的鱼类,所有的山川,所有的……但是,在我们的认识中,这个世界既没有灵魂,又没有目的,它只是万千客观物质的意志性的展现。世界的一切(包括作为人类这一自然生物意义上的物种)保持着沉默、和谐和平衡,生存构成了一切存在的基础追求。语言的存在看起来对于这个客观而庞杂的物质世界,似乎显得多余!尤其是,语言在极其有限地抽取着世界上个别客观存在的某个特征而形成其发音规则和其意义系统时,它就先天地决定了人类从自然世界的”抽身“而出!因此,从语言产生之日起,人类便片段和偶然地理解着这个有限的世界(其实世界无限大)。人类感知觉的有限性接触到的世界不是大全的,他世代存于斯、亡于斯,饮其所泉、食其所种、看日出日落、看潮涨复逝……一切均是安宁地产生,又悄然遁去(逝去)。这个世界没有辩证,倒是混沌地循环往复。在那个狭小的缝隙中,我们看到的世界根本不同,眼光之短浅无法使我们通过语词达到整全的理解,因此,此处彼处,便可能产生许多的封闭性的概念和思维,也就是自洽性的生活样法。其实,那个世界只是一个大全,没有边界(人所接触到的却有边界!),如果外太空算是边界的话,人类一开始根本不知道还有这层边界。人们只是相对地理解、解释,但结果都是——曲解!虽然,最终人类发明了高级文明,实现了文化的某种趋向”统一“,但是,隔阂和理解的边界壁垒从来没有消解过。导致,今天的我们,在看待世界、看待世界中包罗万象的一切时,充满了色彩、充满了矛盾、充满了纠结。同一个世界 不同的理解(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如果只是理解或解释这个存在的世界,而不采取行动,还不至于带来后来人类的诸多问题,世界也不会产生那么多追求”自由“的人们的人为问题。原来意义上的世界便被置于文明人类之脑外!这是后来人类的悲剧,也是人类自豪之后世界的痛苦之处。我们去理解或解释这个世界,不是我们闲得慌,我们无事可干,我们在享受自然缔造的艺术之美,而恰正怀着”叵测“之心——征服世界。”要征服它,必先理解它“,这便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核心逻辑。因此,分析来分析去,我们最终看透了人类的嘴脸:同一的世界,不同的理解,原来是怀着叵测之心啊!
      人类的文明发展自古以来就有明确的目的。这便是:以理解为手段,以征服和攫取为目的。
      正如上帝在造人的时候说的,造出亚当,便使其享有充分权力,而世界的一切便自是他的臣民或工具。由他来支配和控制一切非他的东西。这便是”上帝“的意旨,”上帝“的意志,赋予亚当”合法“的支配权和统治权,赋予其他东西被支配和被统治权。也就是在此点上,引起了洛克的深度思考,对亚当的统治权(君权神授)能否继承等问题展开了批判而完成了《政府论》这一巨著。
      无论如何发展或进化,人的本性在本质上没有太大的改变。如果有人说,有本质的改变,我想这足可以引起我们无数人的质疑。有人说本质的变化就是“文化”。但我要说,无论是什么文化,都是在基本的动物性本能之上进化得来的“第二性”。而且,文化的“本质”从来都不能脱离第一本性而独立存在。那些脱离吃穿用度,脱离客观物质,脱离本能需求的所有形而上的思考都是“无解”的,都是“空幻”的,都是“不合法”的。因此,世界的一切皆为意志的存在,生存意志是绝对性的本质规定性。人类生生不息的繁衍和孜孜不倦的文化缔造,皆从基本的生存求得利弊权衡的砝码。正如西方近代自由主义大师们所思考的,政府是一种必要的恶(霍布斯),而政府的职能便是维护国民权利、促进人民福利事业,和维护社会安定团结(社会管理职能),通俗讲就是立法、行政、司法、外交等(洛克)。政府存在的价值不是它自我赋予的,而是人民的现实需求,更多的是依赖于生存意志而存在的权利的维护而具有存在的合法性(程序合法)和正当性(道德价值)。因此,即便是过去了几百年,西方近代自由主义传统观念依然具有明确的说服力。关键原因就是,构成社会肌体的单个人依然没有改变其本质需求。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来看的话,生存和安全需求作为基本的需求,在人生中是毋庸置疑的。正如英国历史学家沃尔夫在他的《世界简史》中,在最后的结语中所说的,人类历史的发展和文明递进,丝毫没有改变人的利益争夺的现实和生存法则。我认为,人这个利益的个体,在任何时候都将会首先把自我利益视为“最高利益”。正像感知觉对于我们认识和适应世界是必要的条件一样,我们对任何可能造成我们肌体伤害的任何外界行为或事物,都保留着足够的警惕、都可能实施猛烈抵抗,甚至引起我们的极度反感。这些都是生存的第一要求。没有这种对外界的未知危险的警惕或警觉,或对有意加害于我们的行为的积极、主动反击,我们将可能永远丧失生存的权力。肉体没有了,一切就没有了!
     怎样才能真正认识这个世界的残酷性和现实性,也许只有少数人才能真正看明白。只有少数的哲学家才能看透本质,比如叔本华的世界意志本质观。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