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谈人的超越(Written by myself)  

2013-02-08 10:50:44|  分类: 哲学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人的超越(Written by myself)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有人说:最大的敌人莫过于自己。因此,看来超越自己算是最大的困难了。人生在世,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人作为一个创造的生灵,必把超越作为终生追求,这个超越也就是不断创造。个人的生命毕竟是有限的,那么个人的使命就自然地放大为“人类”的使命。可是,人要超越,人要创造,究竟要超越什么?从何处何时超越?再者说,人类要超越,起点在哪儿?为何超越?超越什么?这些问题也许是哲学或宗教上经久不衰的问题,也是老生常谈了。你可以在思想家和宗教家的理论体系中找到一些观点,作为自己的生活的参照或依据,或者作为一种标准。比如,向着一个更高的生活目标,如物质的,如金钱的,如艺术的、宗教的,等等,实现了这些目标也就证明你不白活一生。但是,这里面,虽然可以把目标从包罗万象的子集中提炼出适合自身的,但是毕竟也可以比较性地区分出几类不同的追求来,比如,可以从生存角度出发,划分为不同的为满足于自身肉体存活的几类价值目标,可以是拥有一套房子,可以是拥有一辆汽车,可以拥有多少个金钱。这些都是切实可行的,因为直接能够可触可感,给人一种踏实感。现代社会,大家一直都把拥有一定数量(实际上这个数量可以放大到无限大,人的欲望是无底的)财富,尤其是钞票作为最实在的目标,这样的人生已经是从传统的天上或道德的天意规范的界限回到了地上,具有切实的实用主义特性,因此成了一种新的虚无,也成为一种新的实在。你如果反对人们为钞票而操劳、奔波,那么你就可能不被人理解,甚至被人误为“不是人”。此外,在一个现实的社会生活中,许多东西都成了可以用一定数量金钱来衡量、来支付的,也即量化了,如善(陈光标的行为),如艺术,等,那么这种生活还有意义吗?或者说,这种生活究竟值不值得过?人们从天上的天使下凡到人间,人的自由得到了满足释放,人的个人变成了道德主体,那么这个现实的结局是否就是我们所认为值得的?我看这个未必就是“真理”。还可以从信仰的角度出发,为人生划定界限,达到最终的成圣成佛。好像这种追求在强大的现实的物质境域中(这种境域被设置了无穷无尽的诱惑,政府、集体、企业等,均在兜售消费标准和新型价值目标,个人被动地跟着承受着)似乎不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和诱惑性,毕竟人解放了自己,从上帝那儿解放了自己的手和脚,从道德诫律的捆绑中获得自由,人们不再幻想,不再迷信,不再相信乌托邦,因此也就是两脚踏实地踩在地面上了,人除了发现人,在四周都是赤裸裸的人,都是欲望的或生存意志的人,就没有其他东西,那么,这种信仰或信念的追求就被束之高阁了,只有极少数的人才可能“看破红尘,虔敬皈依”,才能耐得住那高处的“严寒”。再来说艺术吧,这可以作为一种对“有价值的生活”的追求目标,在艺术的境界中,人其实也是充满了幻想的,通过艺术介质实现虚实结实,达到人生的虚拟的满足,或者一种曲折的宣泄。艺术曾经具有崇高的地位,在古希腊时期,在中国古典时期的艺术创造中,艺术都在于影射人生和现实,蜿蜒地内涵性地折射当时的世界,达到一种精神的满足。但是,近代以来的科学、民主和自由的进步,彻底打碎了一切“偶像崇拜”后,那么这种艺术不再具有信仰的价值,精神的纯正不阿的价值,艺术几乎完完全全地迷倒在生活的石榴裙下了!生活就是一种享受,一种欲望的持续满足和花样翻新的满足,生活幸福变成了物质或金钱的目标的达成,变成了或拥有一辆轿车,或周游世界……艺术被数字的金钱量化了,而人不再为艺术献身,而是为名利献身。文学这种艺术形式,一直处在人生的边缘,好的艺术创作与艺术家的名气和商标价值等量齐观,电影大导演(如张艺谋)或运动员(如姚明)的品牌价值 决定了他们的“人生价值”。体育不再是为了“强身健体”的纯粹目的,而成了个人出名、发财的工具!这种生活被量化的现象说明,人虽然远离了天国或道德偶像,但重新被不理智的欲望所俘虏,而欲望又被客观现实所虏获,客观现实的一切把欲望控制起来:五花八门的通俗艺术,如服装展,性具文化展,文化旅游节,风景旅游节,等等吧,把人的欲望吊得高高得,不断刺激感觉器官:眼耳嘴和生殖器,让人过把一次次的瘾,连续强化视听觉冲击和增加刺激强度,使人欲罢不能。这样一种欲望刺激、欲望勾引、欲望释放、欲望复缓、再次尝试的现代社会消费机制,彻底瓦解了一切传统中标榜的“永恒不朽”的东西的存在,消费把人生推向了片段化和零碎化,艺术不再具有恒久地精神价值,不再陶冶性情,不再展现个人个性,不再是创造力的体现,不再表现为个人独特的风格,完全是为了感觉至上的满足。在这样一种现实——强大的现实诱惑构筑起的价值观面前,我们究竟如何实现超越?如何实现创造?我们的创造也许就只是在片段的生活中寻找更新的刺激和满足欲望的工具而已!人生的现实化,也即虚无化,将可能直接摧毁“恒久的价值”,使创造变得微不足道,极其廉价!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究竟如何创造?

 破碎的生活能够重新粘合吗?片段的生活能够连接成一部系统的影视剧吗?连续剧也成了泡沫,电影竟也成了实现票房巨大收入的重要工程。看看《武林外传》和《爱情公寓II》,不再具有宏大场景和历史价值作为基础,只是摘取了生活的片段,加以智慧而幽默的语句,竟然成就了那么多艺术人,使生活呈现得无限精彩。只要搞笑,只要快乐,只要满足欲望,只要短暂取舍,不再深入评头论足,不再纠缠不休地理解背后始因,这样便使生活得很有“美感”和节奏。人们都喜欢,管那么多干吗?这便是现时代的价值观。没有价值观就是价值观。这真是一个伟大的时代!谈人的超越(Written by myself)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人重新回到了自身,重新发现了自己的存在,这样一个时代不再有“神”和超级偶像,有的也可能只是可怜的“道德偶像”,比如一个好人郭明义,比如一个平凡的汽车司机(他在重病压身的情况下,硬坚持着把车稳稳地停到安全地带),……。然而,这些“榜样”也只是在继续奔流不息的物质人流的冲击下不久便成了破裂的肥皂泡。一切都是短暂的,一切人都是英雄,一切人都被尊为好人,但偶尔地也钻出那么一两个十足的坏人。

 你说人该如何超越?超越是有限度的,超越要被有限的条件所限制,这个有限的条件就是人自身。由于人的自身被尊崇为最高标准和条件,那么创造也带有了“人性化”的特征。那就是:满足人即是满足神,人性即神性,因此一切创造都均须来到客观现实中,来到现实的验证当中,凡是不能带来满意的,不能带来人性化设计特点的,不能带来经济效益的,不能使更多人喜欢和喜爱的,那么创造就不是创造,创造便不再有动力。创造的灵感直接来源于生活,这是不错的。可是,创造的抒发仅仅是为了取悦。看到戏台上二人转小丑的做作轻佻,乃至放肆搞笑,我们就找到了生活的真实感和亲近感。看到戏剧演员的真情实感的流露,我们也被打动。可是,谁知道她(他)竟突然转哭为笑。到头来观者竟成了十足的傻冒。我们还要加上几句称赞:演得好,演得妙,带劲!把手掌拍的停不下,红得发紫!

 超越不再稀有,而变得稀松平常。吉尼斯世界大全上也许也有你的名字哩!人不再攀登那个高不可攀的“上帝”或信仰之高峰,而转而攀登“人”这座高峰!真是奇怪。看看世界极限攀登者,如迪恩.波特,还有那些已经打破世界纪录的世界顶级人士,他们都把打破自身极限,或者人类自身极限作为追求目标。这显然回到了开头那句话:最大的敌人乃是自己。人要克服困难,首先要克己制胜!因此,挑战人自己的极限便成了世界新闻的重大看点。这个世界不再神奇,因为人无所不能,人已经打破了一切诫律和说教,恒久变成了短暂。

 人围绕着自己转,人把自己作为中心,可是又时不时地看看外界的繁华和魅彩,他们曾经迷失过,如今珍视自己,可是冷眼观瞧,似乎连自己也不足以值得珍惜了。人要高看自己,可是这要付出代价。人把自然踏在脚下,自然也想抖落身上的淤泥(人)。在过度的挖掘智慧和理性之后,我们遭遇了世界疮痍和冷酷。我们一直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旋转和逗留,但是回过头或环顾周遭,我们却又发现如此下去人太过自私和孤独,人得走出去,因为外面的世界才更精彩。于是,过度的自我欣赏(封闭自己,视线聚焦自己,以自己之美为美),过度的自我享受,忽视了人的地位的单一性和世界自然的统一性。因此在向内和向外的两个极端之间挣扎。向外,他们看到了彩虹;向内,他们看到欲望之海,无底!

超越自己的最终结果不是走失,不是忘却存在的根本。超越的目的是回到人类有限的空间的自我认知和清醒!超越更不是为了毁灭这个世界的一切!这样的超越将可能是最不尽人意的,最不仁道的,也最不可饶恕!超越自己只是为了从偏狭的视角转向一个平衡而真正理智的视角,那就是正确地看待人的存在和世界的存在、自然的一体。超越不是把自己高举于天,成为“新”的上帝。那将可能葬送一切人类文明。

要知道,我们永远低聚于蓝天碧空之下(虽有片刻承机械高飞于天际,可依然回到地面上来),奔跑驰骋于美丽辽阔草原,我们只是像那些动物一样,夏天喜欢树阴,冬天寻找暖窝;我们喜欢甘甜的滋润之泉水,有如喜欢浩瀚渺渺的大海。

超越吧,人类!但不要过头!

 

 

 

 

        世界极限攀登者:迪恩.波特

        迪恩·波特,男,1972年生于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知名的攀岩家、登山家及极限跳伞家,在约塞米蒂和巴塔哥尼亚高原有过多次首攀、solo、及速攀经历。在过去的10年间,他一直不懈的向人类的极限发起挑战,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犹他沙漠走扁带;在巴塔哥尼亚及约塞米蒂速攀,处处留下了他勇于挑战的身影。2012年4月22日,其在恩施大峡谷成功创下新的悬崖走扁带世界纪录41米,刷新了之前同样由创下的走软绳世界纪录。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