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善恶皆人造——除了文化,人不名一文(自创)  

2013-02-06 14:13:57|  分类: 哲学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恶皆人造——除了文化,人不名一文(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世界上一切的宗教皆寻求彼岸世界的解脱(或涅槃,或重生),但是这些宗教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他们不理解自身的有限性、可朽性和自然性,因此,寻求一切彼岸美好世界的做法都可以说是痴人说梦。对这一点的不理解,是因为这些宗教创始人甚至扩大的道德说教者不理解人类的智慧恰恰就是:理解自身的不足,适当地做出合理选择。而恰恰相反,人类(宗教创始人和道德说教者)的不明智之处就是:明知不可为,偏要为。为了达到一个不可朽的目标,道德或宗教的继承者要时时处处都存念、用功于追求“应该”的“善”上。因此,这个善或恶(这是一对相反相成的概念,谁都离不开谁,离开了恶,这个善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根基)就随着语言的产生在人世间大行其道。因为他们不知道“善和恶”本来皆为人之创造,并不是先验的、天生的。自从有了人开始(有了智慧,文明,尤其是语言开始),人类就失去了与自然的完整统一性。我在一篇博客当中说过:人本身就是自然,人不是非人,人是自然的子体。人类的文明史整个地说明:人这个生存意志的存在,根本与其他动物无异,在生存论上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自然生物。如果有人举出人有“理性”这个工具来反证人的“神性”,高尚性,永恒性。那么,我们也可以站在其他动物的角度来反驳人的这些证据:实际上蝼蚁皆有“理性”,也即那些本属于自然的东西(惯常的符合自然,既本属于自然的东西),在大猩猩、鱼类等动物身上,也不乏见到低智的理性。这些皆不足以证明人的“理性”的伟大和不朽。如果你说人是“理性”的,也就是说,至少说明人是理智的(理性应该包括了逻辑和明智),即人作为存在的一个物种,在保持“种”的持存上应该具有足够的智慧,不至于相互残杀、欺骗和侵夺,可是事实证明,人类的“理性”往往被“非理性”,即那些通常被认为不明智、不理智和低级的行为反制,即损害。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所做所为,根本是恶行要多于“善行”(假若存在“善和恶”的本体的话)。通常来看,对于人类来说,如果说杀生便是“犯罪”,便是“恶”,那么,动物界的其他生物的杀戮也应该算是“恶”。比如鲨鱼要吃比自己个头小的鱼类,或人类。可是,这不等于白说吗?杀生这种行为作为一种生存的法则(如果有法则的话,我通常认为这不是法则,而是自然),他通行于宇宙、地球、世界之上,因此,宗教当中的某些诫律(如不允许杀生)就不具有说服力了。作为一种存在的经典法则,之所以能够畅行千年而不衰,我认为还是要回到人的“生存”之上,也即回到大地之上(尼采的大地就是指回到人自己,回到人的自由,回到人的自然)。一切把这些诫律的合法性归结到“神”的旨意的做法都让人感觉啼笑皆非!

        但是,既然说“人是智慧者”,如果单纯根据叔本华哲学来理解人的生存的话,就必然得出悲观厌世的结论,以至于使人消极避世或混沌处世。作为一种“智慧者”,这是不被人(人总认为自己是聪明、明智之生物)允许的和看重的。因为人以为是“智慧者”,理性者。所以,人类明知道自身的有朽性、不可逆性(人生根本的就是不可逆的),而强求生活的“高尚”、“高远”和永恒。这便形成了千古的信念:在有限性的垂死挣扎中寻觅着“智慧”小径——这条小径通达世界的彼岸——极乐世界。尼采最终还是要要反驳老师的观点(他一开始是完全被老师的说教所迷惑和吸引,以至于他的成熟直到中年才会来到),建立一种超人哲学,创造出一个英雄式的人物:查拉图斯特拉!说来说去,我们作为高尚而骄傲的“人类”,标榜自己是“智慧者”、“理性存在者”这一句话,造成了我们生存的悖谬。凡是那些宗教的创始人和道德的最高明人士,他们总是高居于人之上,以最智慧者、最高瞻远瞩者以启发或训诫的口气向人类灌输“智慧”警句,可惜,他们的善行满天下,而恶行又罄竹难书。“智慧越大,罪恶越大”。

善恶皆人造——除了文化,人不名一文(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对于任何一种道德和宗教的伎俩都可以用生存论上的根据(达尔文的进化论是一个工具)来加以反驳。我们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生存,其智慧并非如“神”那样神通广大,也并非真如撒旦那样罪恶昭著。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的东西,也有灰暗的角落。我们不能一下把人打死,又一下把人举到头顶,奉为神明。这种做法是典型的“一刀切”的方法,是人类智慧的瑕疵。

       所有的罪过(如果有过罪过的话,如法西斯的行径)都是因为我们洞悉了我们的缺陷和灵光。面对茫茫宇宙和寂寥星球,我们的生存的视野无论如何也跳不出“自然”的法眼——我们既不是千里眼(除了拥有工具,我们什么也不是),也不是顺风耳,因此我们企图拥有超人法力,我们迫切期盼我们法力无边,我们可以翻云覆雨、可以纵横捭阖、可以叱咤风云、可以傲视群雄……这些语词典型地反映出我们人类的自大狂——恰恰因为我们能力极其有限,我们有根深蒂固的生存宿命:生老病死——因此,我们需要提升自己的能力。此外,我们面对着人类的恶劣和顽固面,我们更需求团结、忠诚、信念和执著,对于宗教和道德的领袖们总是找准人类的自身的缺陷和盲点,而施展通天入地、神采飞扬和委婉动听的说服天才之功,把“善”的语言阐述得娓娓动听、迷离婉转,他们的目的只是一个:建立“善”的王国,让人们奉之为“自由王国”,到达这个自由王国,人类就仿佛可以一劳永逸了!可是,谁能不说这些全都是人类的自我杜撰和自我蛊惑。

       人类自以为自己创造的“文化”是优秀的——这是我们的毛病。人类除了搬出宗教和道德的圣言警句,除了那些老掉牙的语句,实在找不出可以证明“文明上升(西方思想家创造了“历史主义”的进步观)和“文化悠久”的说辞;除了搬出科技史的诸多成就,列举人类战天斗地的一系列壮举,真是找不到什么其他的太多的证明来举证人类文化的优秀。人类物种是“进化”了:他在自然性上的衰亡正在加剧,却在“虚无”的道路上越陷越深。语言算是一个最大的陷阱和虚无的根基,其次是科技,再就是道德和宗教。道德家和宗教先知们在语言的游戏上不知玩了多少圈套,不知兜了多少圈子,他们依然逃不出智力缺陷的怪圈。

       看到那些不珍视自己的生命,却把来生寄托到未来世界——彼岸世界的人们的愚蠢行为,想到尼采那一声声“非理性”的断喝,我才真正领悟到人类迷途不知返的迷障多深、多重。我们人类确实是深深地把自己的本性掩盖到“文化”的下面太深太厚了,无法直接一下子就看到人的本质。这算是人类最大的悲哀!

      我现在终于看到:人必须回到地上!

善恶皆人造——除了文化,人不名一文(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回到生他(她)养他的土地上,这里才真正是我们的生存之地。我们剥掉文化外衣,我们要赤裸着身体,不需要带着忏悔和愧疚,我们只管直视我们本来的面貌。我们的身体是那样的健壮,是那样的高挑,是那样的俊美,是那样的丰满,是那样的活力四射,完全不是像衰亡的尸体那样不堪入目。看到一位台湾女性来到浙江东天目山诚心忏悔的往生纪实(网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ZW3akzYPRM/?fr=3&referrer=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PsSOLDzCv5Q/),我感觉真是很惋惜。她离弃了自己的三个孩子,也背弃了家庭的责任,她心诚意善地皈依了宗教的怀抱。她带着悲观的念头,从宗教的信念中重又找到了“生存”的希望。虽然她罹患重病,但是她天天吃斋念佛,其心甚笃,其诚可佳。她的娇容自从离开俗世生活的世界来到宗教的极乐世界就开始衰败!她是如此的美貌动人,如此的清纯可人,她也有着那样活泼可爱的三个孩子。可是,她一朝被蛇咬,从此心便死。那个心已经不是自然的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心,不是充满强力而蓬勃向阳的,而是日渐颓败的心。她越是向着神的国度迈进,她的美丽越是失落的剧烈。当她病入膏肓的时候,她已经像一具干枯的死尸。她用微弱的声音持续地念叨着:阿弥陀佛……可是,我们看不到她曾经闪耀着熠熠年华光彩的脸庞放射出涅槃时的异光华彩!我们只是看到死一样的颓废、消沉、衰败、死气、沉闷和恐怖。我们感觉她所在的房屋里边除了死一样的安静,也许就是从那张干瘪的骷髅脸上发出的微弱的焚音。她年轻的身躯像即将休死的枯木那样,旁边是一个出家人尚且有一口气地半举着蒲扇为她吹去干硬近乎凝滞的空气。她是那样的安详和死寂,她是那样的自我满足,她是那样的与世无争。我们看了只会痛感惋惜和纠结。在她濒死的边缘,她还是抱着极大的希望的,因为她时不时受到一位宗教人士的训诫、规劝和引导。她心安理得,她心领神会,她无寄于世什么,她只是希望遵照生人的志愿去完成一个宏伟的涅槃壮举。写到这里,我没有一丝眼泪。她把被“神灵”榨干了灵魂的肉体放置在那儿,她飞天了!那些可怜的宗教的拥护者们,视她为最高“标榜”、最高榜样!把她升华,把她高举,把她擢升,使她的“遗志”得传。唉!又是一个宗教的牺牲品。我诅咒这些空泛而反自然的宗教!

善恶皆人造——除了文化,人不名一文(自创)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一切的宗教都在为他们的存在寻找最切实的证据:虹化现象,往生后形成舍利子等。这些“铁”一样的证据都在召靠着那些迷途的或者中途的羔羊,他们还需努力,才能达到升华的境界。这将是他们得到的最高的奖赏:他们飞天了,形成了彩虹,化成了珍贵的舍利!那个极乐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我到现在是不知道。也许在我死后能够看到吧?!但是,我只是相信人,我不相信神的鬼话。我们需要回到热血沸腾的土地上来,我们不需要升到天国去高谈阔论。因为,大地上一团和气,满眼生机,那个天国不是我们能够承受的,更不是我们的最终选择。我们的生命只需要自己,我们既不属于未来,也不属于过去。如果有人说: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那么我要说:一切真历史都是人的当代史。过去只是鬼魅,它可能持续不断地活在现在的我们当中,但是我们依然不是过去;我们也许会走向未来,但是我们只属于实实在在的现在。未来再美好,我可以幻想,可以从心构造,可以在天国里缔造一个,可以在彼岸寻找到……但是,那些都终归不是我能够看到的和享受到的。我的肉体就是一切,虽然我有思想,有根深蒂固的顽固的活的生命力和超强的意志力,我要创造,我要回归,我要自由。因此,所有那些虚妄的不切实际的言辞都让他们去见鬼去吧。历史只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但是这个历史首先是建立于“人的生存”之基础上的。不多也不少,人的一切历史仅仅是人的意志力曲折展开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神来创造的,也不是神来之笔,更不是出自地下精灵的魔掌。我们创造了历史,因此我们:既背负着一切历史的罪过,也背负着一切历史的荣光。我们的生死皆为自然之命,我们不需要高尚的语句,更不需要最污秽和卑鄙的骂辞,我们要以负责的态度面对一切的罪过,包括停止我们可能正在犯的罪行,如破坏生态、蹂躏环境、残杀动物等等。我们也不要为自己的一点成就而沾沾自喜、高傲乖张。我们只是需要像向日葵那样,冲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高举着头颅,勇敢地向前迈进。或者像大海那样,永不休止地唱着宏阔高远的生存赞歌,向着困难和挫折拼搏奋斗。而不要像那样濒临死亡的即将休亡的皈依者那样,向着那个毫无根据的目标迈进还不自知!他们的智慧不叫智慧,那叫愚蠢!

       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们只知道有那样的一种“善”和那样的一种“恶”,他们分别形成了人性的两面:这两面都同样让人不屑和睥睨!他们都在摧残着人性的本真面貌。那些壮美的自然风光,那些勇敢的与困难挑战的故事,永远是人类的壮举。那些为了爱(真正的自爱才是首选)和尊严而勇敢地向前奋斗者,我向他们伸出大拇指!

      善的外衣太多了,所有那些需要为自己的形而上的价值目标标榜者,政治团体、理论体系、宗教和道德,甚至还有那些“伟大”的艺术,他们都在为虚假的庞大装点着门面,都在为自己邪恶的嘴脸而鼓噪。在现代社会中,宗教和道德衰落后,金钱成了新的虚无主义的追求象征。所有那些可以用来填充人类空乏、短浅、孤独和盲目的手段都显得那样不堪一击。人类正活在新的“宗教”当中。这种宗教将可能直接加速人类的自我毁灭。这里的宗教不再是彼岸的神,而成了彻底的今世的最耀眼的花,那是女人的大腿和“丰乳肥臀”,那是酒桌上的饕餮大餐,那是外表极具风采和华丽光彩的最美建筑……

       人类正在变成“超人”。这个“超人”将变成杀害自己的凶手。

       最终,一切裁判都将变成多余:每个人都成了法官!

       新的悲剧继续上演…………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梵文音译,梵名amita),又称无量清净佛、无量光佛、无量寿佛等;藏传佛教称为月巴墨佛,是佛教中在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与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统称为西方三圣。大乘佛教各宗多以阿弥陀佛的净土为归,但是净土宗则以专心信愿念阿弥陀佛为其主要特色。

往生

佛教中,往生是指人死后,精神前往极乐世界达到另外一层生的境界的说法,实际上一般就是指已经故去的人(生前行善、善终后才能称往生)。在佛教中,通常认为人死后,精神不灭,如果生前虔心修佛或者行善,则会根据功业决定将去哪里。善终的人肉身死了,但人的精神和灵魂实际上又在另外一个世界获得了永生,所以称之为往生。

      

      “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

      意大利历史学家贝内德托?克罗齐的观点。贝内德托?克罗齐(1866年-1952年),是意大利最著名的学术大师之一,他不仅是哲学家、美学家,还是20世纪意大利著名的文学批评家、政治家,更是享誉西方的历史学家和史学理论家。他的历史学理论和美学理论对人文社会科学至今依然有着深远而广泛的影响。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克罗齐史学名著译丛》五种,首次将克罗齐经典的史学理论和史学著作,直接从意大利文翻译,系统地译介给中国的学者与读者。“译丛”包括两卷历史理论著作和三卷史学著作,分别为:《历史学的理论和历史》、《作为思想和行动的历史》、《那不勒斯王国史》、《1871-1915年意大利史》和《十九世纪欧洲史》。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