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民主宪政就在每个人的自由中:行动就是力量(转载)  

2013-02-28 09:33:46|  分类: 个人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大焕:民主宪政就在每个人的自由中

    作者:童大焕    2013-02-25    
分享到:

 民主宪政就在每个人的自由中:行动就是力量(转载)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中国是个语言的巨人国、行动的小人国。对于远大目标的想象力像风筝一样天马行空无拘无束,行动力却像推磨的驴子原地打转。他们对于现实社会和政治理想往往有着一夜变天的疯子般的妄想,却对各种现实约束条件视而不见。他们等不及每个人点滴推进的持续努力,因此总是把希望寄托于某个偶然、某个圣主明君,而绝不会认为这是自己应该努力的方向。这既是一种安全地推卸自身责任的办法,也是中国人道路越走越窄的魔咒!

  只谈理想构建,不顾约束条件;只会仰望星空,不会脚踏实地;有翻天覆地之狂想,无点滴进步之功力;总想一蹴而就,终归一事无成;总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终将失望复失望永远没希望!

  当下中国最时髦的时政话题就是谈政改,宪政,民主,都是热词。小学毕业生,初中毕业生,高中毕业生,大学毕业生,硕士毕业生,博士毕业生都在谈,且都知道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进行不下去,过往的改革开放成果也会毁于一旦。

  但你只要轻声问一句:怎么政改?如何民主?如何宪政?是精英民主还是大众民主?是君主立宪还是民主立宪?在政治改革和宪政民主中,每一个个体能够做些什么需要做些什么?我相信99.99%的人会一头雾水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多少人把民主、宪政当成万应灵丹狗皮膏药,似乎一贴就灵中国社会从此河清海晏,甚至把它等同于“一人一票”。

  你还是轻轻地问他:哥们,一人一票好是好,问题是13.7亿人口,就算选500个专职全国人大代表,是每260万人里选一个,你怎么实现信息对称?作为最高权力机关,现在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近3000个人大代表,一年只开几天会,怎么研究和解决问题?怎么审议专家都看不懂的财政预决算?怎么制定法律?就是一个城市小区,区区几千人,到银行开一个住房维修基金账户,这个钱任何人都拿不出来的,要招齐法定人数都难于上青天,你有什么定海神针把大家都组织起来?

  你把这些“具体设计”的细节问题端给他们,多数人会避之不及,把它一推了之,认为那都是“顶层设计”的事,跟自己无关!不信在你的身边调查调查。但既然这样事关国计的“顶层设计”“事不关己”,都是别人的责任,你又如何约束和确保“顶层设计”的人们能够进行足够科学、有效、民主的制度设计?

  像这种人人都是口号和设计大师,人人都不具体负责的“国民精神”,非中国民间所独有,而是朝野上下长久以来的共同积习。画饼充饥望梅止渴的事人人趋之若鹜,敢做敢为点滴推进的活个个避之不及。人人都是白纸上画最新最美画图的“纸上规划设计大师”,地上却一个工程师一个技工都没有!

  政府承诺,也都是只见远景不见任内规划,要么没有时间表,要么时间表远在自己的任期之后。比如多少多少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多少多少年后兑现教育投入。连2020年实现带薪休假之类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也提前7年做出承诺。什么2020年实现带薪休假,知道这个承诺最滑稽的地方在哪里吗?最滑稽的是许下不在自己任期范围内的诺言!你知道的,作出这个承诺的时候,本届政府还有不到一个月任期,下届政府下个月才正式走马上任。而且法定一届任期只有五年!所谓宏伟蓝图千年规划,原是不折不扣的千年龟画,只敢情咱中国人个个都是千年老妖,能够在千百年后兑现今天许下的种种诺言。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王晓渔博士2013年2月9日有一条微博很惊心:“整理房间,翻到十年前的时事杂志:时政版称赞刚即位的新君沉敛稳健,极左思潮不太可能回潮;社会版揭露上访村官被判劳教;财经版报道央行冲击地产泡沫,并引用一位地产商的话:‘房地产的冬天来了’;文史版是一位历史学者反思晚清新政为何功亏一篑;评论版呼唤上层革命——今天称为顶层设计。”十年一觉中国梦,一切皆是反着来。有人说原地踏步走,一二一……但事实上环境、人心、法治的破坏已非原地踏步了。

  民主、宪政,只能由一双双自由的手、一个个自由的心灵去建立,甚至,它就直接包含在每个人的自由中!越想一夜变天,越寄望于强人政治和暴风骤雨,离民主、宪政就越远。所以,为个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为个人争权利就是为国家争权利。这话永远不过时,永远需要时时记取。

  龙应台说:“不要去盼望什么英明之主,而要去争一个可将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制度。不要跪什么青天官员,而要去争一个可监督问责官员的制度。不要去歌颂什么伟大领袖,而要去争一个可选举弹劾权者的制度。不要说什么拥护感谢,而要去争一个可以言论迁徙自由的制度。不要等什么英雄勇士,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推墙的力量。”

  有劣汰庸官腐官的自由,比有选举好官的自由更重要;有自我发展的自由比别人主导发展更重要。每个公民自己有财产自由和迁徙自由、言论自由与权利,这些点滴握在你自己手里的东西才是真实的而不是虚幻的。那些东西,比“一人一票”的选举重要得多,甚至比有没有宪法和宪政都重要得多。美国中产阶级就从不热衷于投票。有的国家没有宪法,比如以色列,照样很好。关键是公共权力得到限制公民权利得到保障。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犹太人民间非营利教育机构以色列计划官方微博告诉我们:“没有宪法能管理好国家吗?答案是肯定的。由于世俗、宗教、东西方思想对立国的看法不同,导致以色列这个移民国家建国60多年来都没制定出一部宪法。但有依据宪法精神制定的14部基本法,包括‘人的尊严和自由法’、‘政府法’、‘议会法’等。以色列还有宗教法庭,主要负责婚丧嫁娶事宜。”

  你把自由和权利让渡出去,然后又梦想有宪政和民主,门都没有!你不是一点一滴地把市场权利和土地、农房等财产权利紧紧握在自己手中,自己的幸福自己创造,而是期待着政府以强大强制力量带领人们“奔向共产主义”,最终却是少数人共了多数人的产,各种成本和代价却由多数人甚至子孙后代承担。民主宪政就在每个人的自由中:行动就是力量(转载)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政府主导的投资和经济增长,不仅是高房价高通胀、腐败和两极分化的罪魁祸首,也是环境破坏与污染的罪魁祸首。不论几天就能致人死亡的灰霾(光污染),还是几百年都无法自净的地下水污染,板子只打企业都是舍本逐末浪费时间,因为根子在投资型政府。不断降低土地和环境成本进行招商引资大竞赛,政府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更多时候是甩掉法律裸奔,一心一意做运动员,每个地方都“把四五十万人的利益切换成四五个人的利益。把五十年的使命浓缩为五年的任期。任期转换,换战术再来一遍。”(李承鹏语)个人和企业的违法和犯规,甚至如集团犯罪和黑社会这样的违法和犯规,都是可控的;但如果出现各级政府从根本的利益取向和行为逻辑上违法犯规成功,失控就是必然的!所以,投资型政府及其官员乱干的手必须闲下来,让老百姓自己去干,市场的还给市场,政府的还给政府,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才会变好,环境变得清静,物价房价才会不再那么可怕,人心才会安宁。

  经济学者刘胜军说:“眼下中国经济已成为零和游戏,即少数人通过污染、IPO、房地产从多数人手中掠夺财富,多数人的收入增长不足以抵消环境污染、食品安全、高房价、负利率带来的损失,但由于污染的后果等需要一段时间才充分暴露,多数人还生活在以为自己改善了的幻觉中。”

  很多人还在寄望于火中取栗的利益集团,希望通过他们的手打压房价物价!但2010年开始步步紧缩的“史上最严楼市调控”以来,根据占北京二手房市场最大份额的链家地产统计计算,北京二手房价2013年1月比2012年1月上涨33.57%;2012年1月比2011年1月下跌14.67%;2011年1月比2010年1月上涨40.6%。指望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的大厨,穷汉们是吃不上饭的。不釜底抽薪地改革土地和城市规划、招商引资制度,以实现民众收入追房价,而是沿续现有扬汤止沸的房地产调控思路,中国免不了一场深重的经济危机。这种经济危机首先不是表现为楼市崩盘,而是首先表现为地方债崩盘然后拖累银行和整个中国经济。最后一批人发了国难财,全体中国人被迫埋单。

  为什么自由比民主更重要?美国一位开国先贤本杰明?富兰克林据说曾说过大意如此的话:“民主,是两头狼和一只羊表决午餐吃什么;而自由,则是那只武装起来的羊,能拒绝和两头狼玩这种游戏。”

  所以,对于民主与宪政或者其它,我们并不是只有等待救世主或者引颈待戮的命。紧紧抓住和夺回我们自己每时每刻能够把握的权利和自由,就是紧紧守卫这个国家的民主和宪政。宪政就是限政,民主就是大部分事务由公民个人自己做主。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放弃一夜变天的幻想,把握你能把握的,抓住你能抓住的,不贪高望上,不好高骛远,寸土必争,点滴推进,十年二十年之后,必有大成。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只想将军不想拱卒的人和社会终将一事无成。喊了一百年“将军”,却从不拱卒半步,结果是将军依然高高在上纹丝不动,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

  李敖所讥讽中国知识分子“拙于谋生,急于用世,昧于尽忠,淆于真知,疏于自省”,其实它适合相当多数的中国人。连应该属于自己个人的那点权利和自由都抓不住,吃着地沟油的命,却在操着中南海的心!每天都在减损自己的正能量,不是把自己的权利和自由一点点拿回来,而是越来越寄望于他人来个暴风骤雨,中国人能有好命那才真是老天不长眼!

  有一个图表是这样说的:从附图看持续的正能量与负能量——1.01(每天增加百分之一的正能量)的365次方(一年365天)等于37.8;0.99(每天减少1%的正能量)的365次方等于0.03!短短一年时间相差1260倍,十年二十年、一生又会怎样?

  你把权利和自由一点点要回来,就是把正能量一点点要回来;你把希望一点点寄托在别人身上,就是把正能量一点点让出去!

  我有一篇文章《没有市场经济政治民主是个屁》,原封不动地放在这里,并且加上最后一段:

  政治民主是不是解决当下中国问题的灵丹妙药?具体的路径和方法选择是先有市场经济还是先有政治民主或者是同步进行?市场经济和政治民主到底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

  这是一个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生死攸关的大问题,绝非可有可无。

  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宪政、民主,限制权力是反腐败并保障公民自由和权利之本。这点有共识。但限制权力是先限制政治权力含金量,还是不改革权力含金量先对政治权力进行“分权”,是包括绝大多数坚持宪政民主的自由知识分子都没有认真思考的一个核心问题。

  我的观点很明确:只有先最大限度地去除权力含金量,限制权力才有可能,防范和打击腐败才有可能,政治民主也才有可能。否则,政治民主就是沙上建塔空中楼阁!

  故事之一:中国青年报著名记者卢跃刚曾经报道了一个村官毁容案件,这个村官手眼通天,利用城市化和掌管全体村民土地和房屋财产之机,大肆向上级权力渗透。结果,中国最著名的媒体楞是官司败给了一个中国行政级别最小的村官。中国青年报不服判决但无可奈何,其应对办法仅仅是将判决书全文登在了报纸上。

  故事之二:中国农村村民民主30多年前自我发端于中国农村,在纯农业结构下如星火燎原,并且得到中央肯定。20多年前即以立法形式加以固定。可以说,农村村民民主是“最广泛”、最直接、最容易在熟人间监督的直接民主形式。然而,随着城市化的到来,随着土地交易剧增和土地价值暴涨,法律明确规定的村民民主制度越来越名存实亡,城市化区域争夺村主任的斗争越来越激烈越来越血腥,村民的经济权利和民主权利也越来越得不到保障。而那些仍然停留在小农经济的地区,则基本上没有这个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答案很简单:财产不能公有(含“被集体所有”),权力不能私有;财产公有,必然导致权力私有。如果中国青年报曝光的那个村官不能动用村民财产进行腐败活动;如果村民民主的少数村干部不能支配“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村民土地和房屋等财产,还会有那么大的腐败空间导致乡村干部敢于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去腐败去争夺吗?

  与之相反的是和村民委员会完全同等“政治地位”的城市业主委员会。业委会很多时候就是请人也不干,有矛盾也大多是和“管家”物业公司的矛盾。如果业委会也和村委会一样可以支配业主们的房屋等财产,神州大地不知每天要冒出多少争夺业委会的人命案!

  由此可知,中国的经济改革远没有完成。财产私有、市场自由(尽一切可能减少管制和垄断)的经济改革不彻底,政治改革不会有好结果。没有把本该属于老百姓的财产权利和市场权利还给老百姓,权力的含金量就会变得无限大,政治民主就一定会异化成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剥夺。

  有人说,所谓农村民主,根本和民主不沾边。村长、支书全是上边指派的。主要靠权力勾结和腐败。看看村委会村官的腐化情况,怎么就民主化了?它是专制控制下的一个个鸟笼里的所谓选举,能叫民主?

  问题就在这里:为什么城市化地区出现的村民民主乱象在更不发达的小农经济地区和更发达的城市业委会都没有出现?根本原因就在财产问题!当权力有巨大含金量的时候,各种邪恶势力都会钻出一个个洞进入这个领域;反之,当权力没有含金量的时候,权力一个个都远离而去!

  有人说,村民民主出现的乱象,更说明要先政改;目前农村民主建设中所出现的乱象是政治改革不彻底造成的。全面引进真正的民主制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有点陷入循环论证了。从法律意义上,村民民主已经是完全意义上的民主,而且是直接民主。为什么法律敌不过权力?因为民主不够?或者是说上面的民主不够?可是,小范围内的直接民主尚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大范围的民主——不管它是直接民主还是间接民主,能够更好地解决问题吗?马克思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在这里,只需把“资本”换成“权力”或者“权力资本”,其它一个字不必动。

  有人说,没有政改,经济改革必然成为一场抢劫。财产公有这一罪恶体制,是通过经济改革能解决的吗?难道不是只能通过政治变革解决吗?在中国,没有政治体制的改革,一切的经济改革都只是为权贵创造财富。我们从经济改革切入了30年,结果是如今这种悲惨局面。要想经济改革彻底,是否得同步政治改革?否则经济改革深水区根本无法渡过。

  这段判断忽视了三个问题:其一,人类历史上财产私有市场自由的历史和所谓专制独裁的历史一样漫长,甚至更加漫长,因为今天的世界已经有很多非独裁专制非封建国家,依然是财产私有市场自由。历史上最专制的时代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财产公有。财产公有除了所谓物质高度匮乏的原始社会,是直到20世纪后半叶才有的乌托邦,也是当今世界的万恶之源。迄今为止,除了饥饿遍地的北朝鲜“硕果仅存”,其它都已经遭遇失败的命运。其二,即使在现有体制机制下,经济改革也存在大量赋权于民还权于民的情况。比如1998年开启的城市房屋私有化。其三,回望当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史,1978年到2011年,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历史阶段,前一个阶段是从1978年到1995年,财政收入占GDP比重连年下降,这是一个还权于民藏富于民的过程;1994年分税制是个“节点”,1995年顺着惯性滑到谷底以后,1996年起,财政收入占GDP比重连年上升,若以1995年谷底为中轴线,几乎形成一个对称关系,到2011年又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的高位!而这33年的历史变迁过程,是在政治体制基本没有关键性改革的条件下进行的。

  有人说,过去30多年改革开放,我们实行的不就是市场经济吗?要我说,那是挂羊头卖狗肉,是书记经济市长经济,是世界上最坏的、最短期行为的权力支配资源的权力市场经济。权力主导了经济和文化资源,它就有了败坏一切法律和道德的真实本钱。这就是社会法治不存、道德败坏、贫富两极分化巨大的基因。

  历史和今天都已经证明,不是政治体制决定经济体制改革,而是我们的观念决定了经济体制改革。关键是,我们是否被意识形态框住了头脑,我们是否意识到历史进程中关键“节点”的重要性。一个小小的关口卡住了,历史就永远停在了那里!

  当今中国,最需要的不是价值启蒙主义启蒙,而是方法论启蒙。很多人津津乐道于中国台湾上世纪80年代开放党禁报禁带来了后面的政治民主化,这是个好的改革切入点,但也请大家注意,其开放党禁报禁,仍然是在财产自由和市场自由的前提下进行的!

  我认为必须由经济民主和文化民主切入,最后是顺理成章达成政治民主。需要先私有化,经济民主,资源分散,政府不能经商、不能用行政力量干预市场,然后才有文化民主和政治民主。当然,贯穿始终的,是司法独立。

  民主的真义,就是把民众自己能做主的一切,都还给民众自己。而首先要做的,不就是打破一切对个人权利和自由的束缚,把“各自”的财产领回去,把“各自”的思想和主张表达出来,把“各自”的才能和创造力发挥出来!难道不是吗?连财产都不独立、经济和思想表达都不自由的民众,是一群匍匐着的奴才,世界上哪里可能由这样一群奴才去建造政治民主的国家?

  直奔民主政治者,理想是美好的,道路是没有的;从自由市场经济开始,渐进民主的,则道路清晰,理想可期。文中第一个故事讲的就是法院被最小的权力“打通”的例子。权力含金量太大,则民主、法治、监督、启蒙,维权,抗争皆不可得。只有一点一点地要回公民自身的权利,一点一点地削减直至剥除“权力含金量”,才会有未见得那么显眼却是真真切切的民主和自由进步。一种渴望一夜变天,快刀斩乱麻,摧枯拉朽,结果却是迎来恶魔;一种相信点滴推进,日积月累终有所成。



    转载地址:http://www.impactchina.com.cn/ziyouluntan/2013-02-25/18138.html

     原载于“影响力中国”:http://www.impactchina.com.cn/


     我本人对此的评论:

     1、我同意渐进式改革的路子。作为保守主义的创始人柏克曾经就法国大革命进行过严厉批判。对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我们也不能企求一朝一夕之功可成。要尊重传统,尊重文化,尊重习俗,但也要积极吸收保守主义的某些主张,那就是更尊重“自由”。只有在自由的前提下,宪政(即文中所说的限政)才有可能。

     2、文中对于“奴才”的性格不足以支撑民主宪政的体制进行了深刻阐明,我表示完全赞同。我们不必奢谈什么像西方社会那样的民主政治,我们只需要把自己的权力守护好,把自由守护好,才是解决其他问题的第一步,也是关键一步。不该让渡的权利我们绝不让步。对于权力,除了监督和限制,还是监督和限制!!!

     3、很遗憾的是:目前的中国国民很难支撑起一个成熟的民主政体。我们除了高谈阔论,就是卑躬屈膝,更甚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思想上我们从来(作为思想工作者们)不缺乏幻想和丰富的想像力,在行动上我们从来缺乏维护民主和正义的真正勇气。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