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人类看待问题的方式:自我中心性或自我中心主义  

2013-01-29 11:27:11|  分类: 哲学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学思考                                                

       
人类看待问题(其实质是对存在和意识)的方式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人类在看待事物的方式上有很多种,比如万物皆神的方式,艺术的方式:如文字,尤其是象形文字,本身即是对人的生活和世界存在的进行的摹写或比拟构造。如古埃及的文字和中国的汉字。汉字自甲骨文开始一直延续传承到21世纪,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而且本身便是产生于象形化构造和生存意识的表达——象形、指事、会意等,简单的线条反映出朴素的现实存在和人类的初期智慧。还有比如宗教的方式,这是一种尚未与万物皆神或人神同体的构造方式彻底分离的方式,它的存在一直被承传发扬到21世纪,这足可以说明人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究天人之际、达万物之理!一切形而上学或科学至终追求都设定的很高,但是所取得的成就都是微乎其微的,甚至是捉襟见肘的。这些方式中,我们都能够感觉到一种明显的内在的冲动。这种冲动是出于惊奇(亚里氏多德)也好,出于痛快也好,出于自豪也好,但是都是一种逐渐把“人”离析“出来的感觉所造成的。当人认为自然万物皆神秘,都有不可把捉性,对其”自然规律“不甚把握时,感觉天无边、际无涯,宇宙浩渺不可穷究,于是自然而然便有一种”一切皆神“的想法。不可理解的事情就是这样 ,我们要么认为自己能力不济,无法达到理解这种事情为什么如何,它产生于哪儿!要么认为它是无法解密的,它是神秘不可测的,我们通常认为它是”神“。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尤其是人类在迫于生存的压力而不得不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中求得存在下去时,他发展了自己的第二天性,经过百万次的摸索终于获得了技巧性的能力而不断获得食物,甚至发展了更好的武器以抵御外来侵害,保护自己的部落免遭灭绝的命运。此时的人类(其实只是很少的人类的祖先而已,远不是我们所认为的现在的人类这个概念),逐步在开始扩大认识的范围,对神秘的自然之力也越来越有所了解,通常地也就算是理解了”自然而然“所发生的一切常规现象,不过,只是理解了常规性的自然现象的循环发生,但是对后面的支配性的”意志力“依然无法理解。对自然现象的循环往复的发生最容易使人产生”自然“这样的想法,即那可能就是”规律“。也即是,通常情况下,一种现象符合自然地发生了,不受外力(因为他们不理解外力是什么)的影响的情况下,在此时彼地都可能会发生如此的现象,这样的情况就是”规律“,也即是一种”自然“。实际上,通常讲的规律也就是自然。不过,在后来的词语概念的造化中,人类还是发展了规律的概念,甚至把真理与规律都等同起来。但是,对规律(其实质就是自然)的理解后来产生的分歧:一种把规律当成了”神“,认为规律,即自然的最高主宰即是最高律,那种最高律是普通规律或一般规律的最高宿命,或最高诫律,也正因为这种最高律不可解(因为人类发展的能力毕竟无法理解这种最高的”第一因“),所以产生了绝对的理性的第一位置,或者说至高无上的崇高感,这样,神在西方那里就获得了认可。但是,似乎可喜的是,他们又发展了这种暂时保留的智慧,即不去探究深不可测的那个”第一力“(或第一因),我们只管去遵照通常的规律去演绎就可以了。所以由归纳到演绎这样一种思维的过程是很显然地存在着”合理性”。归纳是由个别(现象)到一般概念(规律),而演绎是由一般概念(规律)到个别现象,这都说明了人类思维逻辑发展的”规律性“。但是这种规律性自始至终都蕴含着巨大的”主观性“。因为,这种主观性是基于”人“这个有限个体、感性个体、宿命个体而展开的,不可能不具有一系列的不完美性。此时的人类在努力的发展了第二天性,其语言概念的发展也相当成功,对个别事物的汇总、分拣、提炼、概括,最终产生了一般性的概念。这种概念由于产生于归纳,甚至于简单的代替(以语音代替自然的某个体或某个体的某侧面),面对自然的生存压力,也即作为存在意义上的人类又必然采取演绎的方式来指导实践。这样这个概念便成了人类自我理解、理解他者(包括宇宙、世界、自然、其他物种等)的一种无法替代的工具。可惜的是,由于语言概念的繁多和复杂性,无法使人类达到真正的”统一性“的理解,往往也就是在语言的基础上首先使人类的各部分之间产生隔阂和矛盾。因此,我们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这样说:语言的理解的不同,是人类不能和平相处的关键,语言理解的不同,也造成了世界理解的区隔化和分裂化。正是因为语言概念的一般性、绝对化、区域性带有自身的显著特点,造成了人从自然中的抽身而出。这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人被分离了出来,从哪儿分离?从自然、从世界、从合作共生共存的”此在“生存链中自主地脱离出来。他成了孤家寡人!他在自说自话,自己给自己解释,自己给自己抹彩添色,自己给自己戴高帽,自己又自我欣赏。
       无论如何辩解、理解、分解、瓦解这个自然统一体——其实质就是生存的系统,人类仅仅是在”自我范围内的理解“,而自然、宇宙根本就是沉默的。不到最为”痛苦“的时候,自然一般都不会对人类造成致命一击:比如闪电、雷击、山洪、火山……在任何时候,分裂出来的人类都要带有”主观性“的认识色彩,这种主观性是与生俱来的,无法完全与自身相割离!所以,历史学家对历史学的解释往往在”历史是科学“和”历史是艺术(或人文学)“等方面迂回,这样的人物有:黑格尔、康德、克罗齐、柯林武德、奥特迦.伽赛特、波普尔,等等。这些人都不惜一切代价去建设他们的语言概念的金字塔,去陈述他们的观点。但是,他们都严重忽视了一点,那就是:他们都忘掉了,人是历史性存在的人,人的主观性和人的现实存在的必要性,决定了人类的历史绝对不是完全”客观的“,也绝对不是”绝对理性“的展开,更不是完全”主观的“,历史即有疯狂的、浪漫的部分——即艺术,也有理性、客观的部分,即科学。所以何兆武先生在他的《历史与历史学》(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人民出版社,2007年6月第一版)一书中认为:历史既有科学的一面,也有艺术即人文的一面。如在《对历史学的若干反思》(原载《史学理论研究》1996年第2期)中认为:1、”没有一个历史学家的灵心善感能够是如此的广博而又深切,足以领会全部的人类思想感情。历史终究是人创造出来的……(本书第2页);2、历史学比科学既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历史学既有其科学的一面,又有其非科学的一面。历史学(作为一种人文科学)因为是科学的,所以它不是反科学的;又因为它是非科学的,所以它就不是或不完全是科学的(第3页)。3、“史料本身并不能自行再现或重构历史,重建历史的乃是历史学家的灵魂能力人类看待问题的方式:自我中心性或自我中心主义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Seelensvennogen)。对历史的理解是以历史学者对人生的理解为其基础的。或者说对人生的理解,乃是对历史理解的前提。对人生有多少理解,就有可能对历史有多少理解(第4页),等等。所以,通过这些不难理解,人类历史的主体是”人“,因为对历史的理解就不可能纯粹是客观性的,不可能无视人的”有限理解性“、”主观性“、”情感特征“等等而达到对历史的理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人的存在的本身的主观性、有限性这一绝对性特征是不可更改的,也是不可任意抛舍掉的,没有这个有限性人就不成为”人“,这是人天生的宿命。所以,历史学家们在解释历史(指人类历史)时容易犯的那个致命的错误就是:忽视人的存在,把绝对理性加诸于人,而把人”架空“,要么把理性赋给神和上帝,要么把理性赋给自由天上的那个”非人“。就是在人类一直在争吵不断,相互征伐、侵害,持续到21世纪的今天,我们人类依然是孤陋寡闻!相反,在走向”光明“的未来的时候,他越来越发展了自我的”中心理性“,越来越离弃自然性,达到与自然母亲的彻底分离。随着这种分裂感(由人与自然的统一感产生而来)的日益增强和分裂行为导致的结果的更加残酷,人类也在一步一步地把自我推向死亡的绝崖。
        我把这种自人与自然统合一体的自然观,发展到人神合体的休戚观,再到人类匍匐于上帝面前的悔罪观,到最后的人类理性至高观的过程称之为:人类自我中心主义思想的成长史。这个思想史贯穿了一个思想:人类必须成为世界和自然的主宰,这是不折不扣地奠基于人的生存意志力之上的,也即生存意义上的人类,必须成为主宰,成为英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方显英雄本色!这个思想史的唯一根基:生存,作为一个普通物种的持续保存。但是,由于人类这个概念太过模糊和狭隘,所以在认识人类的生存时,我们又搞不清我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既然人类想持久地发展自己物种的优越性而保存这个”高贵“物种的存在,那么为什么对自己(人类包含很多种族,如按颜色划分的,按文化划分的,按地域划分的,等等)进行无情欺压、压榨、侵略、掠夺、残害、欺骗等等,这不是在自绝己路吗?显然这不符合人这个”理性“动物的高贵性、智慧性,反而体现出人的”自私“、”贪婪“、”凶残“。到了21世纪,这样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如战争)依然大量存在,让我们对人类的未来堪忧。而且施展政治才华的政治家们,披着国家的外衣一直在叫嚣着,发表着蛊惑人心的、煽动人情的政治话语,好像他们才是正确的!但是,这些在我看来,真是”无稽之谈“!都是人类自我中心主义的嘴脸的体现!一类所标榜的自由、民主、平等等政治口号(作为一种理念)不是作为现实的行动在践履,却成为某些政治手腕人物为自己聚敛政治权势的工具!这不是胡诌是什么?还有,一切被殖民化后的国家,如中国,巴西……也一直把这些理念当成自己追求的鹄的,可是强大的国家政权似乎面对弱小的社会力量时不想松动一丝一毫的权力,他们牢牢把握住政治权力,生怕人民会把它推翻在地。这又是何等的可笑!
       我把人类的自我中心主义喻作为人类最大的”自我嘲弄“。因为人类脱离了自己的世界性、自然性和此在性,他压根就不是处于世界和宇宙的中心,却偏偏把自己推向中心,这显然是全天下之最大滑稽!他贬低自然性、可朽性、有限性、主观性,比如在科学上、在艺术上、在宗教上,这种绝对性的论调一直叫嚷鼓噪,似乎他是从石头缝里生出来的,像孙悟空那样。而实际上他是父母交媾而偶然性的结果。这个交媾过程如同其他物种的雌雄交配一样,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善恶色彩,也不存在什么卑鄙、愚昧或丑陋等意识形态的色彩。那是自然而生的,自然而成的,自然而为的。然而,人类文明的发展,最大的成果就是给这些自然性穿上了外衣,我称之为善恶衣裳。这个道德的评价一度被尼采掀翻在地,把他连掴数掌,他揭穿了人的文明的最虚伪本性,在全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引起了文明的恐慌!但是,细细想一想,我们这些文明的人类,文化的产物,难道他说的不就是那样吗?所以,我说:伟大的自然性,永远是我们的母亲之性。在里边我们能够找到最温暖地呵护,虽死忧荣。
      
人类看待问题(其实质是对存在和意识)的方式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因此,我们必须回到大地上来,正如尼采在他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书中一直在陈述的:回到大地上来吧,大地是我们的光荣所在,大地上记载着我们自己的丰功伟绩。我们的伟大不在天上,不在地下,我们自己才是真正的主人,土地是我们的一切的财富,我们拥有了大地,扎根于大地之上,我们就会吸取土壤之精气而永远年轻。因此,为了生存,我们也必须回到大地上来。生存意志是我们绝对的不可更改的存在价值。对于人类在地球上、在自然和在世界上所造成的一切罪孽,我们只有反思、反省,而且彻底改正我们的观念才能防止罪恶的再次发生。可是,人类在经济发展、政治角逐、利益争夺、道德压制等领域伸入的魔爪已经太深了,无法抽回,无法改弦更张,你现在让一匹急弛向前的骏马突然停止显然比登天都难。人类正日益显现出他不适于地球上生存的极端自私性,请看如下的分析:
       1、地球存在链中,只有人类以最不自然的方式发展自我能力和追求自我生存。在繁殖上,在饮食住行上,在对待同类的方式上。而且,人类发展了巨大的理性能力——科技,这一点不是使人类获得幸福(只是获得了少部分的幸福而已),相反其反制的力量足以导致人类这个物种在地球上快速消失,同时也连带其他物种毁灭。
       2、人类文明的一切创造除了在广义上是为达到”治理“地球,以达到人类自己的目的外,文明的其他部分,如道德、宗教、艺术等很大程度上也一直在摧毁人作为一个”自由“物种的”天然性“。”上帝造人“,可是又毁灭人,这只是证明上帝的愚蠢——但,上帝又是人的创作,似映射出人的愚昧无知。
      3、人类看待世界的方式本身似乎就有一些问题,在蒙昧时代,万物皆神,人与自然一体,把不可抗的自然视为”神“。这也毕竟是以一种无力感来承受一切威胁和压力。但,随着文明的开化,偶然性的所得逐步强化了创作的动机和激情,在与天斗的过程中,逐步发展了”第二天性“的”本能“,延伸了人类的短视能力,使人类逐步扩大视野,增长知识,进一步拓宽了与自然抗争的勇气和信心。人类恰恰在不断增长的试探性的成功机率上增强了继续存活,而且更”好“生存下去的勇气。近代以来,人的智慧先是破除了发展的障碍,发现了”人“这个鲜活的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是个极大的鼓舞,因为一直以来人类是自我摧残地活着的(在道德和宗教的压迫下,人类不叫”人“,根本就是”上帝“的奴隶”,而哲学也只是宗教的婢女)。人类一直以来是自我摧残地活着的(中世纪),他的理性除了对同类,把大刀斫向同胞的脖子,把绳索勒紧邻居的脖子,设置无数陷阱让同种往里跳……似乎就没有多少灵光的智慧。
人类看待问题(其实质是对存在和意识)的方式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虽然也有科学的光芒照亮个别人的眼睛,但毕竟势单力薄,无法改变人类盲视短浅的命运。至了启蒙归期(其实应该用“启智时期”更恰当),人终于打破了束缚自己的枷锁,认识到了什么才是明智的。此时的人类回忆起千年、万年的曲折坎坷经历,悲由心生,认识到了“发展”的重要性,认识到了“人”的本身的价值。加速向着“美好”未来迈进。但也正是这几千年的反思,既成就了人类自己,几乎也是毁灭了这个“自视高明”的物种。勇气可佳,但方式极端。人类重新看待人与人、人与世界、人与地球的关系上,可谓是众说纷纭,各抒己见。世界的发展在倾向于向经济发展目标看齐(实际上就是资本和物质)。传统的竞争是人种优越性的竞争,地球资源的竞争,现在的竞争却是经济的竞争,对金钱和物质的渴望占据了一切人类的心灵,世界性的经济论坛此起彼伏(如世界达沃思经济论坛)已成了压倒性的价值追求。政治资本家的执政合理性、合法性也就被“发展”的经济指标所证明和巩固。然而,无何如何,我们都会穿过经济发展和政治方略的迷雾看透最后人类的结局。经济的发展必将使我们付出巨大的环境、生态代价,必将产生更具毁灭性的武器,必将产生致命的魔鬼。我们也将在经济拉锯战中成为那必要付出的代价,或以疾病的方式,或参加战争成为炮灰,或积劳成疾奋斗而死……我们这一切行为都显然在加速我们的自灭。
      谁能够告诉我,最后人类是否就真能摘得到那个幸福的果实?可是有没有最后呢?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