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生命在一点点流失  

2011-03-09 10:22:42|  分类: 个人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快到40岁中年的时候,才开始有一种对任何逝去(已经去和正在去的)的东西甚感怀念的感觉。

       在童年的时光里,这种感觉根本不存在。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儿童与时间的对等关系或者说儿童与时间比肩而存在的统一感并不存在强制性的分裂。甚至简直可以说,是因为儿童与游戏时间已经完全融合而无视时间的强制性流动。他们只是觉得玩耍的时间太少,用于游戏中捉迷藏、打闹嬉戏的时间太少。他们只是感觉时间太少,而并不感觉时间如此珍贵!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没有独立出来成为一种足以引起自我关注的一个重要方向,儿童与游戏伙伴的协调和合作以及学习任务的纠缠用去了他们大多的时间。他们显然由于未完全与外界形成对立关系,而处于无所顾及的状态,其客观化的真实感并未完全成熟。生命在一点点流失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如果说儿童期反映的是人类早期阶段的成长阶段,那么中年期则是人类较为成熟期(或者说理性期)的成长阶段。这段时期的来临,注定了完全分化的思维方式和客观独立的事实。尤其对于男人来说,男性所拥有的理性化和客观性的社会活动,与女性所尽量分享的主观性的积极行动具有更为突出的威逼权势。男性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已经全然不同于儿童期的那种同一感和契合感,他们成为独立性的存在,更看重着现实的基础或者更为理性的创造,因此与外界环境保持着对立性的关系。更多的女性在女权主义的运动中虽然经受着同样的男性命运,较多地向一个理性而自主的现实靠拢,但她们付出的要较男性更多。而且她们由于内在的保存着一份对于与自然和社会的较为依附和归一的特性,因此在很多方面她们可能经受不到与男性那样的残酷、逼迫、强制和生硬。在后现代消费主义的主张下,女人更强烈地感受着生命的流失,但是她们的失落和忧愁却并非来自于对于生命本真价值的珍视,毋宁说她们由于过于感受着青春的易老和美貌的早衰而感觉时间的极其珍贵。但,对于男人来说,尤其是到了中年的男人来说,从窗户外边透进的阳光的极速位移更加导致他们的悲怆和忧虑。对于时过境迁的感慨,对于社会风雨的喟叹,对于政治行动的体悟,对于思想世界的感动……都可能使他深陷于分裂、焦虑和纠结。 

       看到窗子外面忙碌不停的人流和车流,无法抵制的感动时不时撞击着心胸。

       忙碌之后,坐下来静静地吸一支烟,喝一杯茶,双眼对着洁白的墙壁,若有所思地悲叹这个匆匆而过的人生。低下头来,只是看到落在地面上的光影随着时间在悄悄地发生位移。顿时感觉时光一去不返,时间是何其珍贵。再看看那些童贞的孩子们,无忧无虑地在春意稍浓的寒风里嬉笑打闹着,似乎没有一点倦意……

      当我们安顿下来时,彻底地放松一下身心时,我们才找到了完全自为、自在的那个存在中的自我。正是因为我们安静下来,使自己的心理和精神暂时“松懈”一下,于是感觉到了一点悲怆和寂静,因为无意中我们发现时光在墙上的投影俨然惊醒了那个长期以来“飞驰而去”的真正“我”。那个“我”曾经流逝在荒野之外,曾经在喧闹生产车间之中,曾经在过多地占有之中……在这些地方,他放逐了自己,任由其接受着那个“合理”的机动而趋向价值的追求。生命在一点点流失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过去的已经过去,但好像永远不曾过去,因为它还在重演;现在正在“上演”,但好像重复着昨天的故事,这个故事稍微变化了一下主题;未来的不曾到来,但似乎逃脱不掉现在,因为现在的传奇可能会出现在不太遥远的未来。

     变幻仅仅在于一切纯粹的客观实在,除此,人依然无法改变那个事实——人的存在这个事实。

     我们不能仅仅生活在“通向”未来的桥上……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