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教育的影响  

2011-03-17 13:27:17|  分类: 个人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人的一生中,没有任何一项事业有教育对人的影响那样深刻。我们作为文化的存在,从一下生开始,就不断地接受来自整个环境的潜在文化影响。在分娩的时刻,先是要经过痛苦的与父母的分离,

            

教育的影响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但是因为考虑到自然分娩的痛苦对于产妇来说可能有生命危险,或者对孕妇来说过于痛苦,因此更为“理性”的父母就坚定地(可见对科学技术是毫无怀疑感的)选择了“剖腹产”。这样就非常顺利地生产出那个承载着巨大家庭期望的小生命。科学在人的心目当中的位置就是这样被置入的,因为科学提供了减少痛苦的最便捷、最舒适的条件,因此   一定意义上的“科学”可以称为“助产术”。它的作用被人类自己所夸大,而丝毫感觉不到违背自然所造成的“罪孽感”。科学至上的信念就这样成为理性启蒙时行以来的人类自负的基础。同样,科学成就给予人类信心以来的文明,就这样被涂抹上了最为光彩夺目的荣耀。但是,我们内心里边无法抑制的依然是莫名的气愤和不安!

 

教育的影响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抑或不用经过那样的撕心裂肺的正常生产,而经过技术手段来“人为”地剥离那个弱 小的生命(就像果实熟透了被人用一个长杆子从树上打落那样)。作为无意识的存在,我们的肉体在最初的经历中虽然经受的不是很多的痛苦,但是却遭遇了“最残酷”的技术所造成的分裂感。那种分裂感来自于人类对生命作为自然存在的一种本性的反动,它可能会潜在地影响着我们后来的社会生活。就说在孕育阶段吧,我们也同样不得“消停”。但是,那个时候,作为未发育健全的我们,虽然尚未经历“剥离”之苦,但是也已经被强制性的教育理性所“感染”了。光胎教方面的书籍我们可以找到无数,这些书本上的东西都在教育那些即将作父母的人如何对一个未出生的小生命施加更多的“科学”的影响,比如放一些古典音乐——被心理科学证明的事实所支持,那就是“白板(培根)”一样的胎儿心灵有无限的“可塑性”和创造力,因此在母亲的肚子旁边播放优雅而品味高尚的音乐能够期待“诞生”音乐家!可见,我们从母亲怀孕的那一刻起,就无所不在“限制”之中。这就是文化的特性。因此,有时自由就被赋予了一种否定性:受到限制的行动被称为自由,而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才叫自由”。可见,那些来自于最原始的本性的欲求已然被否定了,也即它是不受约束的“恶”,所以理应受到理性的“限制”,所以受到限制的个人行动就被说成是“自由”。我们人类所创造的一切“语词”都涵盖着无穷的“理性智慧”,因此,均作为“受限”的存在的一部分而存在。所以,从此意义上来看,人类“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卢梭)”这就是文明的最好解释了!

        当我们来到这个人间的时候,最幸福的东西可能就是受到母亲最体贴的呵护了!即被母亲搂在怀里,睡在母亲身边,喝着母亲温暖的乳汁。然而,这个呵护来的也很不容易!因为这个本来属于最自然的本性的行为,却在认识上转了一大圈之后,又回到了原处!这种认识现在被冠以一个文雅的医学上的称呼:母婴同室。因为,经过科学证明,母婴同室能够保证婴儿的最大成活率的同时,也保证了使之能够可能最健全成长(被社会学家和医学科学家跟踪调查分析的事实所证明,即那些母婴分室抚养起来的孩子先天的存在某些“不足”)。可是,我们要问了,自然规定的动物性的行为,必然有其存在的根据,为什么我们人类非要肢解地、曲折地去理解呢?最后还不是最终回到了这个终点(也是起点)?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这样保持怀疑的时候,可能证实我们已经保留了一份“天真”的童趣,恰恰是这一点,可以使我们返回头来看待我们的一切存在。不难看出,文明就是被压抑的曲折的经历和事实。文明所助长的一切都无非是人类走一断弯路之后的创造。凡是那些原始的,均被认为不可信(信任和相信)。文明也可以说是人类自己曲折地求解的过程和结果。求解的是什么?就是分析和解释生命的奥秘,甚至宇宙的秘密!这是多么狂妄的决定啊!回到本段之首,我们感觉到:原来,偎依在母亲的身边是这么不容易啊!原来处于自然状态之中的“初人”也没有这么艰难啊!
 
       最幸福的日子也许要算是能够走路,可以到处跑的时候了!因为这个时候的我们什么都不懂,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也没有背负太多的“知识”。人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应当算是最“幸福的了”!当然我这里的“幸福”与“智慧”和理性的幸福不同。它根本不同于一种知性的理智、通达和圆满的那种“富足感”和“强力感”。因为人对于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过于强大的时候,往往流露出显耀姿态和自负行为,比如,“愚公移山”,面对一座庞大、伟岸的高山,人类表现出了过谦的自负!相信自己的力量会征服这个障碍。工具简陋时的心态尚且如此,当拥有现代社会中的铁家伙如推土机、挖掘机和大型运输机时,我们的自负就简直更无法按捺住了!理性的猛兽来得更凶猛、更残忍。何止高山,就是大河我们也照拦不误啊!甚至也有“精卫填海”的壮志啊!人类的这种虚伪的人性显然为后来的“极端主义(或左或右)”埋下了伏笔。最典型的无过于黑格尔的“绝对理性精神”了。所以,回到最早的“非成熟”状态,浑然不觉的状态,在我看来是最幸福的了。当然,这里的幸福是一中比较意义上的概念。是与我们成熟后的所谓某些不幸福的状态相比较的。我们说过,当“幸福”来临的时候,我们正是因为受到严格的自我控制和外界强迫(文明强制),自我控制的最彻底的形式最恰当的莫过于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状态。而外界的强制则属于人类社会的
教育的影响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基础部分,它以非常强大而规范的系统形式呈现在我们眼前,架设起一个文明之国。这个幸福在别人看来甚至自己看来都是合理的应该享受的一部分,而且与过去相比,与同时代的人相比,我们所拥有的更多,拥有的要更高级,我们更为进化,因此我们心理上给予自我安慰——我们感觉很幸福!对外界是这样说的,但实际上,当我们恢复了理性状态时,不是指回到原始状态,而是指反思理性状态时,我们回首往事,实际上我们的生活并不如我们对别人所说的那样“幸福”。实际上有时幸福仅仅是一种安慰,一种炫耀,一种表征。实际上,不幸福才是真实的,不过这种不幸福,我们不愿意去面对而已。因此,面对更多的看起来“幸福”的事例,我们感觉我们才真正不“幸福”,因为我们没有豪车,没有华宅……因此,相比较而言,我们倒显得不幸福了。实际上,都是因为本质的改变,才导致幸福的质的规定的变质。人性本质嬗变了,我们的幸福观也跟着变异,道理很简单。幸福在现代被定义为拥有过多的无法消受的东西(洋房、美食艳服、豪车等),以此可以购买到穷人无法相比的奢侈、富足、从容和显赫。或者更简单的说,幸福来自于货币的无限占有,以至于如果金钱充斥了你的别墅,你会“幸福”地无地自容了。由此,回到我们姗姗学步的时候,我们才在记忆中重新发现了“无知”之美、“无知”之福!原来那个时候才是最“好”的时候啊。但是,回到过去看来是不行的,因为智慧告诉我们,大人是如此走过来的,你只有比我们更好,不能比我们更差,所以你必须勇挑重担,把我们的希望和未来的寄托都要勇敢地承担下来,继续父辈的道路,不断开拓下去。就这样,在这个法定的社会里边,我们自小就被赋予了一个铁的不可更改的事实——接受教育。

      

教育的影响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没有到求学的年龄,我们就只能在家庭内部学习。此时的家庭(家族)构成了最初的教育环境。这个环境是一个真实的文化背景,因为它决定了我们终生的一半多的智慧和礼仪,决定了我们今后成长的基本发展轨迹。如果说气质是可以遗传的,那么这里的遗传除了得自于父母的基因,还有更多的是“文化”基因。这里的文化基因便是来自于这个家庭环境,最初的也最真实的家庭环境。在这里,教育的内容和习得的行为都是不可推卸的,几乎是强制性被灌输的。家庭环境与后期的学校相比,在教育内容上更为统一和真实,教育方法也没有太多的改变的可能(因为父母的性格特点、家庭氛围、文化传统等都已经成为事实,在变化上似乎可能不太大)。关键原因就是家庭是构成这个社会的基本元素,家庭最早提供了孩子成长发育的直接的最初条件,因此他们的影响要较之后来的规范学习更要重要。我们说,“三岁看老”,可见是有一定道理的。家庭内部除了规范孩子的道德价值外,还要教授基础的言语能力(家庭影响直接影响着孩子的表达),以及通过处理与父母双亲的伦理关系中学习到起码的社会关系的经验,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于已经奠定了一个关键的基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作为人,他是社会的,因此不可能离开关系而存在,所以在家庭内部他获得了最先的人际关系处理经验和习惯。这段时期,孩子的游戏环节异常重要,他们在属于孩子们应该拥有的小圈子里找到了自尊和自信,乃至惩罚和屈辱。通过模仿性的游戏,孩子们在拟想着成熟之后可能的社会现实,他们在其中要承担某种角色。他们的交流尚处于一种原始状态的纯洁性和完整性,同一感虽不强,但是他们较为协调地保留着某些人性之中共存的东西。在他们身上,过多的虚荣、诡辩不是很多,即便有,也可能是因为家庭环境最初对他们造成了某些伤害,使他们改变了原来本性的发展方向。童年的记忆总是主导着一个人的终生,或者阳光、或者彩虹、或者雨露、或者狂风,都在他们原初的心灵上留下了阴影。

      通俗的说法就是,如果家庭是和谐的,孩子将来的家庭也是和谐的,如果家庭充满了疾风暴雨,他将来的生活也可能会延续。我们似乎都像宿命的一样,时刻都要受到早期文化教育的潜在影响。

教育的影响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关于文化对人格的影响的研究,有兴趣的可以参看美国文化人格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拉尔夫.林顿的研究,即《人格的文化背景——文化、社会与个体关系之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月版)。在本书中作者强调了文化对于人的人格形成的重要影响。对于文化和社会的关系,他认为:社会是由个人组织成的群体,文化说到底不过是社会成员有组织的反复的反应而已。(9)还有,在现代良好医疗卫生条件下,为什么婴儿死亡率比较高,他做出了大胆预测:在那些设施完备、卫生条件好的机构中,婴儿的死亡率要远远高于卫生条件差的家庭,这似乎是情感反应欠缺的结果。(12)虽然他的观点没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但是在心理学领域,普遍认为“不被爱的孩子,无法活下去”还是一个普遍的事实(12)。对于个人后天的行为,他是这样认为的:个人的行为直接取决于他的经验,反过来,经验又源于它与周围环境的联系。由此,对环境的了解是了解个人人格和一般人格必不可少的条件。(14)通过他的分析,我们对上面的阐述就不难理解了,而且也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撑。而且,相对于自然环境,人类所创造的社会环境在塑造人的人格上作用更大,上面我们所说的家庭在最初的教育(启蒙意义)上发挥的作用更为突出、持久和彻底。“人类社会由一群有组织的个人构成,即社会;这一群体以特定的生活方式为特征,即文化。由于个人与人类环境间的相互作用,个人的行为模式形成了甚至是根深蒂固的情感反应。”(14) 从这一点来看,文化由于在时间上看相对保持着稳定,因此作为最小单元的家庭环境构成了一个情感反应培养机制的链条中的重要环节,而且使得环境因素对于个体的行为反应的家族连贯性特征较为突出。因此,我们由“一个人在特定境遇下的反应,……(可以大致了解)他从文化模式中接受了什么,而不是他拥有什么样的人格”(24)。 “人们普遍认为,人生的最初几年对于确立高度一般化的价值体系是至关重要的,而这种体系构成了人格内容的深层结构。”(110) 

       比较普遍的家庭教育分类为:独裁型家庭管理模式,契约型家庭管理模式(合理型),放任型家庭管理模式。这三种教育方法造成的对儿童人格的影响在关于心理学的诸多研究中作为重要内容分析过,研究过。比如人格心理学,行为心理学和精神分析学派的不同分析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并从中选择最佳教育方法提供了重要依据。 一般的观点认为契约型或者说合理型家庭管理模式比较适合于培养健康、自制、开放和创造性的后代。它的关键区别就是:第一种模式强化了外界力量的强制性和规范性,容易造就被动型人格的儿童,而使他失去创造力和想像力,主动适用的能力可能较差。而后一种则太过于强调散漫自理,使儿童“自由”成长,因此,不容易形成自制力和道德价值观,人格较为“涣散”而思想无法集中,因此由于太过于“无政府主义”而有失自我约束,使其漫无目的的发展,最终形成了一种非责任的、非自制的、非规范的和非理智的人格。 教育的影响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