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而智慧的心

Try to be minded and sapiential thinker!

 
 
 

日志

 
 

思想者作为真实的人富足而快乐地活着  

2011-02-19 19:14:24|  分类: 哲学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想者很少或者几乎不大可能被孤独所侵扰。因为他作为一个真实的存在者,已经在所具有的个人的一切拥有中享有了充分的自足。虽然他在别人看来,好像是孤单无助的、好像是值得“同情和可怜”的。但是,实际上,他并不是如大家所想像的那样。当然,如果说没有一丝冷漠和孤寂感那也不对。因为,作为一个肉体与精神实体,他显然是一种相对有限的存在、而且处于客观而实在的环境中,所以对于外界的东西不是完全超脱的(不像佛教出家人那样达到近乎超然于我),他还得继续对现在有所执著(这个执著要看他把握多深多重,如果沉陷于此,思想将离他而去)因为离开了这个宏大而丰富的现实存在,他就会失去起码的支撑,无法借助这些客观存在(诸多现象)提升出一种较高的真理。同时,如果一个人没有一个起码的生存保证,对于其肉体能够提供一些资源,那么他的思想也无法坚持下去。一个连生存都得不到保障的人,他的思想将更为艰难!因此,对外界的关注仍然是他持续坚持的,对肉体的继续保有生命也可能会投入一些精力,这些东西保证了他可能会处于某些处境的困扰和影响之中,但是,对于他的整体生活来说,如果他依然持有思想的强劲动力,以探求人的“质”的规定而乐,以表达他的内在思想的真实性和启迪性而活,那么这思想者作为真实的人富足而快乐地活着 - 劲牛 - 勇敢而智慧的心些都算不了什么了!思想者只是在一个不得不为之的相对条件下才暂时性地拥抱孤独,但是这些感觉却成为了他最宝贵的财富,在思想者的生活中,没有一个相反相对的促进和激化行为,他也难于获得真理!马克思正是因为处于贫穷人群中,切肤感受到无产阶级的疾苦,从而诞生出新的奋斗理想。一帆风顺的生活对于思想者无疑于使他窒息而亡。因此,等量齐观地面对生死和本性的满足,以及坦然面对前进中的一些偶然的孤独和困扰,反而成为了充实自己而活出风采来的一个必要的促进。

      思想者不过于看重发表什么东西,不看重这些东西会有什么惊天震慑作用,更不喜欢抛头露面,他只是在过往的人流中定睛注视着最为平常的生活:节奏、速度、繁华……不为物喜,不为物悲。他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清醒,以求保持最为真挚的个性和统一感。他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不像科技工作者那样投入过多的人力、物力、精力来处理,而是较为辩证地思考或理性地对待自己作为人的地位,从来不过高估计人的能力,因为内在的谐和感使他没有过多地破坏自然平衡的冲动。他认为,如果生存必须需要从外界获取一部分资源的话,那也应当受到最起码的理性的节制规约。当人类过多地把精力投入到对外界所提供的东西的占有上去时,他必然不会从自己本身来挖掘潜力,他可能以为人类是极其有限的了(因为越是对工具产生依赖,人其实就越自卑,越感觉人的能力的有限,虽然他所使用的工具来自于人类的创造!),而且必须借助工具才能开发出更多的所需要的东西。但是,思想者不这样认为,人的一切生存的尊严皆来自于“思想”,所以他认为人类自己应当开发自己的智慧来满足自身,而不是以向外探索为乐。向外界过多的索取无疑于导致更多的贪婪和杀戮。现实无可辩驳的证明,实际上,人类社会努力发展科技,少数人拥有越来越丰富的资产的时候,实际上他们已经违背了人性的基本法则(基本法则来源于某些思想者的最初思考,但现在看来也并不过时,那就是自由、平等,当然还有自然)。他的财产过于集中,导致了悲剧的产生。地球上的资源似乎都成为他的了!一切没有他不想去做的事情,一切他都想据为己有,他的不断积累促使他更想索取,因为人性在贪婪的道路上形成的惯性一时半会好像刹不住车。同时,人类一度安享的平衡(思想与肉体、人与自然、物质与精神、所能受用与尽其享用等)就被严重破坏。多数人都成为他财富下的可怜虫!因为这些人在资源、能力和其他条件方面不具备拥有更多金钱。思想者看到了问题的实质,那就是,目前来看,拥有更多资产无非就是拥有更多客观物质的所谓的价值等价物,即货币,因此,这种中介物(完全是毫无个性的、去人格化的)对于他来说无非是杀害人的精神和思想的最厉害的武器,也是最残忍的东西。在一切个性存在、一切享有着统一和自然秩序的地方,由于有了这个交换的工具,便抹平了一切的差异,导致了价值的最终齐一化(请参阅西美尔的《货币哲学》)。经济中的价值与生活中的价值根本是不同的。前者追求的是利润,而后者强调“生存”的质。所以,价值在思想者看来,是需要一些清算,而且需要建立一种生存价值的高尚性的人性本质理论。然而,这项任务何其艰难。其原因就是因为经济价值对人性的渗透如此之深刻,无法使自然意义上的人之精神的价值占有一席之地。因此,他感觉有些悲哀!目前的问题就是,他无力改变什么,因为现实太沉重、太庞大、太压制、太完整、太规范,一切法则都取向于现实的合一性(合法性或者说理性化——韦伯),他不得不产生一种独善其身的“美好想法”。因此,回到了这一自然段的开头。他面对强制性现实的理性,他不过于强调说过什么话,更不想通过一两句话去撼动一下现实的理性堡垒,更不喜欢为了自我生存的改进而涉足一切所谓的合理的“政治”和“经济”活动。他独享清静感、自然感、齐一感、归顺感(回到母亲子宫的那种智慧感)和谐和感。因此,他认为,思想者作为一直思考着的精神活动的活泼泼的存在,仅这一点就足够使他安享终生了。对于无可改变的客观存在,他只能报以微笑,以一种平常心来面对了。当我们改变不了什么时,不如去改变自己!这是当前最为现实的一句话。但是,思想者并不仅仅是因为这样才形成逃避态度,其实主要原因就是:他已经看到了更为现实的东西了,那就是:享受思想带来的快乐远远超过一切拼死拼活的奋斗,除非是到了不得不而为“生存权”的争取而“革命”的时候!他所需要的并不大于他真正需要的多少!他就为了一个真实的“活”而活,不想求其次的东西!生命对于人,在时间上都绝对平等,然而,时间对于人,则绝对的不平等,对于视“时间就是金钱”的人来说,金钱真的就是“生命”,而时间对于智慧的积累和“质”的享有,简直比世界上任何最宝贵的东西都值钱!

       世界上最完美的人是没有的:有的人为了向外界索取而穷其一生,却照样“魂归故里”,然而却“死不瞑目”;有的人为了充分张扬人性的“质”的特性而真实有力地活着,他同样享受着一份“充分的自足”,但是他在西归的路口,却安然地闭上双眼。

 

       补充:思想不来源于学历,不来源于所拥有的资源,不来源于权力的大小,不来源于所加于头顶上的荣誉的光环的多少,而的的确确来源于真正的对于“本真存在”的智慧的思考!让高学历的人去标榜自己吧,让拥有无限资源的人去炫耀自己吧,让权力者去叫嚣吧,让荣誉在头上来回循环飞跃吧,对于思想者,这些都无济于事!他只是因为独享着一个完整的自我而切实找到了无价之宝而欣喜若狂!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